废名的’怪异‘\路来森

2013-02-27 04:25  来源:大公报

    有海外学者,曾将废名与钱玄同、傅斯年并称为北大“三大魔”,所以,废名被看作是北大继辜鸿铭之後的又一大怪人。

    其人,其行,多有“怪异”之处。

    名字的怪异。废名,本名冯文炳,年轻时,他认为名字,纯粹是一个人的累赘,所以,就乾脆不想要名字了,於是取笔名为“废名”。有趣的是,不仅冯文炳这个名字,没有被“废”掉,一直在用,而且後来有人乾脆在其笔名前加姓,直呼“冯废名”了。

    相貌的怪异。废名,其长相,大概是比较丑陋的。废名是周作人的“四大弟子”之一,周作人对其相貌的描写,应该是客观可信的。周作人,《怀废名》一文写道∶“废名之貌奇古,其额如螳螂,声音苍哑,初见者每不知其云何┅┅废名眉 骨奇高,是最特别处。在《莫须有先生传》第四章中房太太说,莫须有先生,你的脖子上怎麽那麽多的伤痕?这是他自己讲到的一点,此盖由於瘰 ,其声音之低哑或者也是这个缘故吧。”“额如螳螂”,该是额头尖尖;“眉 骨奇高”,该是双目深陷,其脸相之丑陋,就可想而知了。再加上,说话声音嘶哑。废名相貌的“奇特”,我们差不多也就能体会到了。

    废名,行事之“怪异”,更是多多。

    在废名身上,流传一个“方城三人战”的故事。文星在《新文坛逸话∶废名的怪癖》一文中写道∶

    “有一个时期,废名因在家里受不住女人的气,便整天逗留在袁家骅家里,大家围火炉没有事干,想起了玩玩小麻将的乐趣,便创始了一种‘方城三人战’的赌钱方法。这种三人碰麻雀的事,委实是很有趣的。这三个人,一个是废名,一个是袁家骅,一个便是袁家骅的新婚妇人。

    他们虽是三个人打牌,但却是非常认真,并且每天不免要冲突起来,尤其是废名跟袁家骅的新婚妇人,每天到了末了,总常常要闹得面红耳赤,大家不快乐地分开,至於摔牌碰桌子,那更是很平常的事了。

    但更有趣的是,每次闹过後,到第二天见面时,却又都是欢笑如平时,早把隔日的事忘掉了,又筹备开始作‘方城三人战’了。”

    这段文字,将废名的“方城三人战”,作了绘声绘色的描写。但据说,真实的情况是,废名,单恋他的朋友袁家骅的妻子。废名,还为自己单恋的女人写了许多情诗,後来结为情诗集《镜》,出版。

    不畏名人。上世纪三十年代,因为废名追随周作人过紧,一度被鲁迅骂为是周作人的一条狗。废名,坦然对之;胡适,是大文人,大名人,废名竟然多次登门,叫板胡适,特别是关於“新诗”的一些观点。北大,聘请废名讲“新诗”,废名询问胡适,“新诗”该怎样讲,胡适叫他按照《新文学大系》上讲,意若按照胡适的《谈新诗》一文讲即可。废名却在课堂上大说胡适的不是,一口一个胡适之,直呼其名。後来,废名还因“读不懂的新诗事件”,多次到胡适门上叫板,“找胡适的麻烦”。

    不仅不畏名人,而且废名似乎也不怕“打架”。传说,废名曾经和著名哲学家熊十力,发生过扭打之事;四十年代在黄梅,又与同乡进士、古文书画家于甘侯“打架”。

    五十年後,废名的老师叶公超在台湾回忆道∶“冯文炳(废名)经常旷课,有一种名士风度;梁遇春则有课必到,非常用功。”

    所以说,废名的这些“怪异”行为,说到底,还是一种名士风度的体现罢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