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不尽的’小汤山‘\本报记者 周琳\吴昊辰

2013-02-27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当年,北京小汤山“沙士”医院副院长周先志和患者合影\资料图片

    

    2003年4月,京城北35公里的小汤山“沙士”医院,在7天7夜内紧急建成,包括144家医院的1200名医护人员,大都写好遗书来到这片占地2.5万平方米的“战场”。十年後,本报记者再赴小汤山时看到,当年临时兴建的蓝白色简易病房已拆掉,只留下几间空屋仓库和满院的杂草。但直到今天,患上沙士後遗症的病人依然还在小汤山医院接受治疗。

    过去几年中,不时有媒体访问这里,一组拍摄院内近似恐怖电影场景的照片也曾在网上广为流传。随沙士十周年的到来,小汤山医院显得对寻找当年印记的陌生访客十分警惕。一名保安告诉记者,除非联系市卫生局安排采访,否则陌生人面孔都不能进入。即使记者报上要去看望的病人名字,门卫也以这名病人已经出院为由,让记者离开。

    从2003年4月30日到6月20日,“沙士”医院共使用了51天。在这段时间内,收治的沙士患者达680人,是全国患者的七分之一。经过救治,672名患者康复出院,8人死亡,全部1383名医护人员无一感染。

    小汤山医院周边的大部分商铺十年间都已易主,鲜有当时戒备森严情况的见证者。“我刚开了一年的店就赶上了沙士,当时不少外地人都回老家了,我们本地人也没办法,记得当时医院每天在周围消毒一遍,把我店门前的树都给喷死了。”尤先生回忆道,当时建设医院从城区里调集不少施工队,没日没夜的施工,七天後建成了有一千张床位的简易病房。

    随2003年6月最後一批康复患者、医护人员撤出,小汤山医院的去留问题也随之引来各方关注和讨论。当时,北京市决定暂时不拆除小汤山医院,将其作为北京市预防沙士疫情反弹的收治基地,继续保留一段时间。

    沙士医院成为历史记忆

    一过就是7年。2010年4月2日,北京市卫生局最终宣布,拆除北京市小汤山医院“沙士”病房。这座家喻户晓的“抗沙士圣地”,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官方表示,北京市传染病防治工作不会因为拆除此建筑而受到任何影响。

    北京市同时澄清,从来没有“小汤山沙士医院”的说法。所谓“沙士医院”是在原有小汤山医院基础上,建立的就是一个临时野战医疗点。

    2003年8月,疫情刚刚平息,北京市就开始组织医务人员进行後遗症筛查。现今的小汤山医院,成了当年感染患上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等沙士後遗症的医护人员的疗养站。闲暇之馀,曾经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还会在疗养院里下下象棋聚一聚,原同仁医院外科大夫岳春河告诉记者,像他这样在小汤山医院进行疗养的医护人员大概有150多位。

    粉红色的医院主楼在初春的阳光下尽显温馨,彷佛让人忘记了当年的“白色恐惧”。可是,对於很多人来说,“沙士医院”连同那场灾难带来的痛苦,并没有随病房的拆除而离开,因为它们已在身体和精神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