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高考‘刻骨铭心

2013-02-27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查体温和戴口罩已成为“沙士高考生”的共同记忆\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郑曼玲广州二十六日电】“那一年,我戴厚厚的口罩,嗅无处不在的醋酸味,奔波於教室和考场之间。”现年27岁的林立辉感慨道。2003年,林立辉和同学们成了非同寻常的“沙士高考生”,备战高考的紧张情绪,加上对疫情的顾虑,交织成他的“沙士记忆”。

    闻咳色变人人惴惴不安

    广东是内地发现沙士疫情最早的地区,而广州又是广东病例最多、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林立辉记得,当年大街上每个人都戴口罩,行色匆匆,不苟言笑,“特别是疫情刚开始时,大家都不清楚怎麽一回事,感觉到处都可能存在病菌,吓得不敢随便跟人接触。”当时,林立辉还帮母亲去抢购板蓝根和白醋,“如今想起,已成笑谈,但那份对病魔的恐惧,只有亲身体验者才能领会。”

    让林立辉急的是,高考一天天临近,他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温习节奏。为了确保考生安全,学校采取非常措施,“从进校门第一个关卡开始检查体温,每个课间都要复检,查体温成为指定动作。”林立辉笑称,学校定时喷洒的消毒水刺鼻浓烈,甚至可以用来当作提神剂。“最怕听到的声音就是咳嗽,谁咳嗽几声就会招来特别的目光,若接连几次就会被孤立起来。可以说,我们是带对高考及沙士的惴惴不安,在为命运而战。”

    颇具戏剧性的是,距离高考只有半个月,林立辉莫名其妙地发起低烧。在那个谈“烧”色变的关键时刻,这一消息无异於“惊天噩耗”。父母和他接连开了几次家庭会议,终於决定到医院检查确诊。

    林立辉记得,那一天,前往医院的路程显得无比漫长。一路上,母亲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母子俩一言不发,心中却波涛汹涌。到了医院後,量体温、做胸透,焦急等待中,只听见医生说了一句“放心,没那麽容易中招的”,大家总算放下心头大石。

    体温及格方准进入考场

    带对沙士的担忧,林立辉和同学们在炙热天气的烘烤下迎来高考,为了防止疫情在考场传播,考生都必须测温。学校跑道上支起了两个“红外线测温门”,考生组一字排开,医生手持测温仪对准考生测试,“体温正常者获发标签,贴在准考证上,经监考员检查後方可进入考场,我想那年的准考证应该是高考史上的一大特色吧。”

    对於现在的考生测温门或许不算新奇,但当时却让没见过如此大阵仗的林立辉紧张得满脸发烫。“母亲怕我在测温上出什麽差错,还特意买来冰冻矿泉水,在我脸颊、前额不停擦拭。”

    由於各界重视和准备充分,当年广州4万多名高考生,没有人因沙士误考。林立辉也如愿以偿考上大学,毕业後成为公务员。

    十年一瞬,回首往事,他才发现亲历的“沙士高考”与众不同∶全国高考首次提前一个月进行,为避免人群聚集,广东将招考见面会改为网上谘询会,教育信息化进程自此加快┅┅“2003年,与沙士同在的高考经历,将是我们这一辈人终身难忘的时代记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