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诗学起步││漫谈《唐诗三百首》\曾敏之

2013-02-28 04:25  来源:大公报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是流行於世、耳熟能详的俗语,其有不灭的影响力。如不信,试看当代博通古今中外学问的大师钱锺书的坦然自陈──

    “余童时从先伯父与先君读书,经、史、‘古文’而外,有《唐诗三百首》,心焉好之。独索冥行。渐解声律对偶,又从家藏清代名家诗集泛览焉┅┅居然自信成章。”①

    就是一部《唐诗三百首》,引出了一部《谈艺录》的巨著,驰誉中外,成为评论诗学的权威著作,钱锺书印证了他的研究探索的卓越成就。

    提起《唐诗三百首》,古往今来,选本堪称多矣,有人统计不下数百逾千,蔚为大观。但是受推崇的选本,却以唐代诗人殷 选编的《河岳英灵集》为著名。而随时序的迁流,却又被蘅塘退士精心编选的《唐诗三百首》後来居上。书成於乾隆二十八年,两百年来一纸风行,誉满中外,钱锺书“心焉好之”的就是蘅塘退士的选本。

    从中国诗史记载可看到,以《全唐诗》划分年代,就分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康熙帝授旨编成的《全唐诗》集诗人二千二百家之众,真是收集广泛。蘅塘退士是怎样一个人物,竟能以三百首的选本传世不朽呢?值得一记。原来他本名孙洙,生於清代(一七一一至一七七八),是江苏无锡人,乾隆十六年考中进士,曾入仕当过知县、乡试考官┅┅因倦於仕途,就隐居了,退而笔耕,精研唐诗,遂萌继殷 之後选一个选本,既以自娱,也期传世。他有心插柳,终於成荫。於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就令童稚之辈也从家塾课本中背诵得琅琅上口,钱锺书也领略了李白的艺术。

    孙洙之选唐诗“不拘於狭隘的门户之见”,“顾及大家与小家、名家与非名家,作品则古近体与各种风格同具┅┅尤注重易於成诵,“已脍炙人口之篇章”②。

    鉴於孙编选唐诗取得的成就、声誉,自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不断出现冠名“新选”“新编”的《唐诗三百首》,编选者虽心存传世,甚至苦心译成各种外文,想广播五洲,但多寂然无闻,可见争胜之不易。

    但是却有一位怀抱引唐诗古为今用,力求创新,不畏艰难,争取体现时代感的诗评专家李元洛,他就是要与孙洙所选不尽雷同而编选了《新唐诗三百首》,全书达三十二万言。他是当代研究唐诗的佼佼者,出身於岳麓名山之乡,出版此书於名驰海内外的岳麓出版社。就李元洛的经历论,他是一个奉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曾以《汨罗江之祭》一篇晶莹的诗旅散文,於上世纪最後一年上了中国散文之榜,评委认为他“掌握的史料与考证,缅怀屈原杜甫两位伟大诗人於暮雨秋风,富有艺术感染力”。在李元洛有关诗学的探索中,他已有十种的著述问世。因此他对《新编唐诗三百首》仍以虚怀、勤奋从事,可以说他真正是新编,如果说孙洙的编著奉行的是儒家“温柔敦厚”的诗教,李元洛则放怀古今,别拓蹊径,他跋涉於全唐诗的时代社会,万水千山。他将精选的诗作几方面的分类∶社会篇、自然篇、人生篇、艺术篇。

    这样的分类内容,可以想见他撷精探秘引证入篇的辛勤,例如社会篇中“为政”一题,就选了唐代著名诗人岑参写的《送张子尉之海南》一首五言律诗─

    “不择南州尉,高堂有老亲。

    楼台重蜃气,邑里杂鲛人。

    海暗三山雨,花明五岭春。

    此乡多宝玉,慎莫厌清贫。”

    李元洛於为政开篇就借岑参诫贪养廉的诗以勖勉张子尉,提醒他到任的南海(即南粤)是丰饶之地,向来被官吏视为敛财敛物的肥缺。南海石门有井名“贪泉”,就是民间讽刺贪官污吏的标。李元洛以“为政”引岑诗叮嘱他“慎莫厌清贫”。他更高声责问“不知今日之为官作宦者以为如何”?

    举例可见李元洛在他新编的《唐诗三百首》别有创意,分类成篇,是他认为唐诗可以鉴古观今,古今互证,具有普遍与时俱进的当代价值与意义。他对各分类入题的作品,以如导游者莲花的彩笔,把疑难词语融入其中,於凝练数百字的赏析,深厚的文学功力,令读者得到知识,也领略深远的诗趣。李元洛写《自序》、写《後记》,还谈到唐诗精华於选编目光中有如选星、采花、选美,历史的进程遥遥相应了他的馨香,顶礼的献辞。这样一部新唐诗三百首,将会引起诗坛的关注与评。

    注∶①引自钱锺书《槐聚诗存》。②引自李元洛《新编唐诗三百首》自序。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