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撬动信息公开大门

2013-02-28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2003年,北京防治非典联合工作小组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新闻发布会\资料图片

    

    □十年来,中国政府信息披露公开透明有目共睹。这既得益於中央高层的务实开明,而在一定意义上又与十年前沙士(非典)有很大的关系――正是疫情冲击政府的公信力,使政府空前公开透明,建立起疫情“零报告制度”。随後新闻发言人制度在中国全面建立,加快《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立法脚步。毫不夸张地说,沙士撬动了中国政府信息透明公开的大门。\【本报记者隋晓姣北京二十七日电】

    “消毒药物的品种较多,如来苏水、过氧乙酸、巴氏消毒液、醛类等。此外,请别忘了阳光,它是最好的消毒剂。”十年後,抗击沙士时的小知识被媒体反覆引用。在这里,阳光不仅能消毒杀菌,还能消解流言四起造成的恐慌和混乱。

    早在2002年11月,第一起沙士病例就在广东佛山出现,然而直至3个月後广东的疫情进入高峰,官方对有关消息依然严防死守,即使召开新闻发布会,也未对沙士的传染性、临床特徵、治疗预防手段及时广泛告知,反而声称疫情得到控制。瞒报的结果是谣言满天飞,亲历沙士治疗一线的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赵子文感慨∶“如果当时在第一家医院发生院内感染时就公开信息,後续的医院肯定就能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就不会有那麽多院内感染的发生。”

    胡锦涛南下成逆转契机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4月。彼时疫情已在北京、广东乃至香港严重告急,为此国家主席胡锦涛南下广东,到广东省疾控中心考察,与参与抗击沙士的医务工作者进行座谈,在广州街头与群众握手┅┅4月17日,胡锦涛回到北京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批准成立“北京防治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对北京医院统一归口管辖。

    4月18日,北京沙士感染病例的数字第一次被汇总出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当天要求∶“绝不允许缓报、漏报和瞒报。否则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的责任。”

    4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北京市的沙士病例共339例,此前宣称“患者只有37人”的卫生部部长张文康也在当天去职。从4月初到6月24日,卫生部连续举办了67次新闻发布会,实现疫情的“零报告”和即时报告。因为新闻发布会举办之密集,这段时期被视为中国全面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标。

    信息公开工作全国推广

    沙士後,痛定思痛的中国政府全面铺开发言人培训、信息公开立法等工作。2003年下半年开始,国务院新闻办对全国各层级的新闻发言人进行了专门培训;2004年,中共中央的党务部门和教育部、公安部等国家部委纷纷建立定期新闻发布制度。2007年4月24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张穹在新闻办介绍温家宝此前签署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回答记者问题,这一措施明确政府在信息公开上的立法,旨在为公众知情权提供制度保障。

    正是因为这些努力,2009年,中国应对甲型流感的情况,被世卫驻华代表处新闻官陈蔚云形容为“整个环节保持公开和透明”;2012年,面对公众对PM2.5数据实时公布的要求,中国政府更显得从善如流∶不仅鼓励有监测能力的城市提前公布,为全国74个城市设置了12月底前公布的截止日期,环保部还多次召开发布会进行说明,各省市也利用微博进行信息发布,主动与公众交流互动。

    从不敢公开、不愿公开,到自觉公开、积极公开,十年间,中国政府信息透明度大大提升,然而民间仍有更高的要求。有学者建议,由国务院颁布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应升格为《信息公开法》,法律的规范对象也不仅限於政府信息,还应包含党务信息,而这将直接影响当前呼声高企的“官员财产申报公示”。阳光不仅是最好的消毒剂,还是最好的防腐剂,走过沙士十年,民众期待一个更加开放透明的中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