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於上了黄山\喻丽清

2013-03-01 04:25  来源:大公报

    坐舒服的高速大巴从杭州出发,很快到达现称黄山市的安徽屯溪。第一天先去了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宏村。为了躲开周末上黄山的人潮,第二天去了鲍家花园和徽州古城。第三天,我们终於上了黄山。同行的孔老师要我从後山上,前山下,在光明顶住一夜,好看黄山的日出。

    大学毕业旅行时在台湾的阿里山摸黑登山顶看日出的情景又重回心头。那时贪睡,被同学从被窝里拉出来,带手电筒脚下不辨路的高低,脑子还停留在睡眠状态,像军人行军似的去看日出。太阳根本对我们的热情与诚意无动於衷,我们缩头缩脑苦不堪言,它就是不肯露脸,等我们看得清五指时才知日出已结束。我是夜猫型的人,日出与我无缘。我也不在乎它是灰黑的或是火红的,它是金色的或是带雾的。光明顶给我们的日出是出奇的一场大雾而已,但我一点儿也不失望。少年时看山要看尽,中年时看山看多少是多少,如今年近黄昏在雾里看黄山的松树也是心满意足的。

    别的山也许一生去一次就行了,但是黄山一生绝对应该去上好几次。

    那个山空灵秀丽,真的跟国画里的一样。但那奇松怪石却又姿态万千像无数的天然盆景,可小可大,变幻无穷,随便什麽角度去看它都美得出奇。後山秀,前山险,那些台阶数不完。号称百步云梯的地方就有一百二十多阶,两天走下来走得我不但大小腿都痛,连腰背都 痛,可是这辈子的游山玩水中最可自豪的莫过於这登黄山一举了。

    黄山的景色好得没有话说,黄山的日子也过得悠然自得,安适得没有话说。早上喝粥吃菜包,一个小电磁炉三个碗两苹盘被物尽其用,一打开冰箱那包霉乾菜就散出叫人想吃的味道,好香哟。後来在屯溪老街买的霉菜烧饼却并不如想像中的好吃,崔家面馆的霉菜肉丝面倒还不错。想到吃面最好笑的是在苏州狮子林旁边那家小面馆里吃的那碗清炒河虾面,端上来的河虾跟米粒差不多大,筷子一搅就沉到面汤里不见了。後来在苏州石头巷附近的东锦饭店才知道人家吃河虾是论?卖的∶一?河虾七元钱。嗯,那水晶鱼片,那药膳河虾多好吃啊,咱们杭州人的味道是被宠惯坏了。不过,在黄山的披云山庄吃到的太白鱼头,也是一绝。在那没有电视没有电话的黄山下的公寓里,我第一次感到真正地回归了自然。那滋味像黄山的空气,静静的安详的,就是街上随处逛逛买点水果青菜什麽的也都是静静的。心上的静美使人感到幸福。黄山的与众不同,也许是它不但自己脱了俗,还把它的气质带给周边的城镇,以至於树石云雾甚至於到那儿去的人都被它净化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