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诚实\肖飞

2013-03-01 04:25  来源:大公报

    他躺在病榻上,吊水,显得十分的孱弱。这次,恐怕他很难逃过一劫。这是他的老毛病,心脏供血不足,医生已多次下过病危通知。他知道,自己这把年纪,这回真的要去见上帝了。面对妻儿,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意,死亡对於这位曾经出生入死的老兵不算什麽。多少次的枪林弹雨,伤痕累累,那麽多战友都倒在了战场,而他却活到了今天,享受幸福,享受良好的待遇,还有什麽不满足呢,可以含笑西去了。但从他的脸上分明还可以感觉出一丝的遗憾和犹豫。家人反覆问他,有什麽话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过了一会,他才艰难地说,要见一位战友。这次住院,他没有让家人告诉战友,老了,身体经不住折腾。战友很快来到了他的病榻前,他示意家人全部离开,他要和战友单独谈一会。

    这是一件埋在他心里一辈子的事。那天夜里,他们连经过一个小山村,遭遇到足有一个营的敌军,这是一场恶战,战斗中他负了重伤。他已经无法和战友们一起冲出去,连长不得不将他交给一户地主,因为村子太穷,一般的村民根本救不活他。临走前,连长向地主厉声说,必须救活他,更不得出卖他,确保归队,否则将来定不会饶过这个地主。地主连连听命,连长匆匆地带部队突围成功。不知地主出於什麽考虑,在他养伤的日子里精心护理。那段时光里,地主和妻子住在正屋,他住在西厢,地主唯一的女儿住在东厢。地主的女儿每天为他换药洗衣,喂饭端水,每天总是可以从他的屋子里传出少女银铃般的笑语声。地主像是感觉出什麽,禁止女儿再去他的屋子,一切事务均由地主的妻子承担。但是,年轻少女的心是热烈的,她从未见过这麽英俊且有文化的青年,她感觉到这个男子对於她无可抗拒的引力。此时的他是纠结的,多年的战争生活,充满血与火,充满男人的野性。突然间,一位含情少女伫立在他的面前,他拚命地提醒自己,面对你的是地主的女儿,他们和自己不属於同一个战壕,我可以欣赏美丽,但却绝不可越雷池半步。可在那个夜晚,他们还是无法抗拒地走到了一起。

    没过几天,女儿的反应让地主夫妇看出了问题。在那种环境和背景之下,这是一个多麽大逆不道的行为,预示一个家族在当地的身败名裂,预示一位少女一生将面临悲惨的命运。女孩恳求他留下,为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地主和妻子乞求他留下,为了这个家族的未来和名誉。他产生过动摇,可理智告诉他,自己不能当逃兵,不能如此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他坚定地选择了离开,临行前发誓今後会来找他们。在回归部队之後,他表现得更加勇敢,多次立功,并且提拔为干部。

    解放後,他曾多次去找过他们,但实在记不起那个小山村的具体方位,到处打听,终无结果。後来,他在失望中娶妻生子,建立起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把这一段经历深深地埋在心里,却无时不在担忧他们一家的命运。女孩的性格是倔强的,这种倔强来自於她当时真心的爱,她一定会生下这个孩子。他们也许无法再在当地生活,只能选择背井离乡。也许地主和妻子为了名誉坚决不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她只能选择自尽。他不敢再往下想,只是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卑鄙,竟没有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他时常会想起他们一家对待乡邻的友善,竟影响到以後他对各种人物的评价标准,甚至在“文革”时见到斗争地主的场景,竟会产生出一丝的怜悯。他就是在这样一种无法排解的痛苦中生活和工作,越是接近年迈,痛苦就越烈。他不知该怎麽办,他无法去向地主一家谢罪,也无法向身边的人诉说,这成为他一个永远的伤痛。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来到了这个世上,一定会因为没有父亲而遭到世人的唾弃,从此过困顿的生活,而自己却不能给予一丁点帮助,这个孩子会永远诅咒他这个父亲。他就这样每天在拼凑无数的假设,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快要崩溃。

    他终於痛下决心向他的战友讲述了自己不光彩的故事。在弥留之际,他之所以没有向家人说,并不是自己不敢面对,让家人觉出他的欺骗和虚伪,他只是希望在自己走後,全家人能有一个安静的不被打扰的生活。向战友的坦白为自己获得了一种解脱,说完这些,他好像轻松了许多。他说,他这一生除了这件事,在其他方面都绝对的诚实,无论做人还是做事。也许他後来的诚实正是来自於这件让他永远都不能原谅的不诚实。如果活时不把自己的这个污点说出来,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脸去见马克思的。战友沉思良久,说,人生不可能不犯错误,犯了错误能自我忏悔,并用自己的行动去设法弥补这个社会,上帝也会原谅的,任何人都不可以带不乾净的身子去见上帝。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