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医学界女性角色日重

2013-03-01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赵慧君(中)认为,女性先天较耐心与温和,倘若作为领导,有利团队磨合,也有助於消除矛盾

    

    科学界鲜见女性亦非“绝对真理”。

    女性虽在理工科领域成“弱势群体”,却在生物医学日渐强势。2008年下半年中国科协的报告表明,女性科研人员只在理疗卫生机构中的比例高於男性,达到53.4%。2010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立项调查研究显示,女性虽在物理、工程等领域比例较小,但却在生物、化学等领域与男性比例不相上下。

    该现象也非“中国特色”,世界范围内亦是如此。以诺贝尔奖获奖女性为例。除了居里夫人一人获得两次分别获得物理奖和化学奖,她女儿获得一次化学奖,其他女性获奖者中物理奖仅由德裔美国物理学家迈耶获1次,化学奖由英国化学家霍奇金和以色列科学家阿达.约纳特分别获得一次。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则共有9次由女性科学家获得。

    香港同样不能“免俗”,据教资会的统计资料,八大院校自然科学领域只有医科、牙科和护理科男女比例基本持平。2009/2010学年该部门男女职员人数分别为1039和1315,所占比例分别为44%和56%。除了上一学年女性比例稍降1个百分点,至今仍保持这一比例未变。

    为什麽女性能在生物医疗领域独当一面?刚刚获得本年度“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的香港中文大学生物医学院教授赵慧君认为,这是女人天性使然。因为女性本能的细心和温和特质,使她们容易和病人沟通,了解他们的需要。但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赵慧君同样认为女性的耐心和柔和,一方面利於团队的磨合,另一方面也有助於消除矛盾。

    作为科学界“後生”,能够在学科领域取得突出成绩,则应该归功於赵教授的勤奋和抓住机遇。刚获授予奖项,未领取已经开始下一步研究∶“如果不抓紧,其他团队很快会取得新的突破。”赵慧君虽然言简意赅,却不刻板或不善交流。面对一群外行,她主动介绍自己,并耐心详细解释各种研究细节。出身医生的赵教授之所以踏上科研“金字塔”,全因导师提出的“胎盘释放基因测试地中海贫血症”的命题设想,抱试一试的心态忐忑上路。没想到“头炮打响”,自此对个人的科研能力产生信心。“起初都是乱打乱撞,但这次有所突破全因时间紧迫、目标清晰,加上跨学科研究。”

    赵慧君现在已是30多人科研团队的领军头目,团队以女性居多。“好在香港科研没有性别歧视,至少在医疗领域。因为女性少,所以很容易获科研会议邀请。”她认为香港的顶尖人才多流向金融领域,少有年轻人从事科研,不过这不能强求。“要做自己中意。我对自己的孩子从不强求,医学系我最锺意,希望孩子也找到自己最锺意。”

    在生活上赵慧君有自己的原则∶“我要求自己每个角色全情投入。”所以实验室的生活并没有占据她的全部,工作再紧张回家都要投入家庭“等晚上孩子睡了再回覆美国实验室的邮件,以便对方工作,早上回到办公室那边又回覆邮件给我,两边不耽误”。赵慧君以此为傲,她在孩子眼中依然是个好妈妈。

    不过,像赵慧君这样的女科学家实属少数,女性能踏上科研康庄大道,绝非一日之举,必须透过教育,以至社会各方面支持。但无论哪种努力,都要先从女性受教育的权利开始。

    受教育起连锁正面影响

    前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曾对妇女教育问题表示关注。经济学家关心女性教育或许令一般人不解。他解释∶“妇女参与社会发展比率的增加不单是社会现象,更是经济现象。经济学家本探索助人的目的,寻找女性失去接受教育与就业机会的根本原因。最新研究和调查统计显示,受教育的女性对自己、对家庭、对她生活的社会都产生积极影响。我相信,如果真正认识和了解女性受教育所得的益处,世界发展中国家或许都会加以投入资源,大力发展妇女教育。”

    早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学者Wolfe Behrman已经有研究表明,母亲的受教育水平直接影响下一代各方面的发展。其影响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第1种是“收入效应”(income effect),即受过良好教育的母亲通常有稳定或较高收入,这能为其子女提供良好的健康服务,包括提供良好的卫生环境和饮食。第2种是“自然效应”(nature effect),亦即受教育程度越高的女性,至少在智力方面拥有良好“基因”的可能性越大,因而其子女亦有较高机会获得良好的基因遗传。第3种是“教育效应”(education effect),因为受过良好教育的母亲,能够更为科学的抚养子女。而3种效应中,“教育效应”最为突出。由此可见,培养一个女孩,不单利於其自身,更能影响社会的发展。

    撰文∶彩 雯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