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家]刘有权独特雕塑反思人生

2013-03-03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刘有权与获得佛罗伦斯双年展银奖作品“牛.草.田”(前)合照\本报记者蔡文豪摄

    

    □本土雕塑家刘有权,一个不相信艺术的艺术家。他说,“什麽都是艺术,什麽也都不是艺术。就是这麽简单。”他也不拘泥於所谓的类型、风格,“规限太多,就不好玩了。”他可以想到将香草铺在青铜雕塑上,把完好的雕塑切割再重组,或将动物的身体塑成扭曲的状态,匠心独运,又直接、坦白。他说,“搞艺术最好有点幽默感。”这份幽默感背後,却是对“人与物”关系的思考。\本报记者 汪澄澄

    刘有权四岁由广西柳州来香港,在大屿山梅窝长大,乡村里的风轻云淡、怡然和煦,以及人与物(物件、动物、植物)单纯而紧密的关系,深深植根在他的脑海。让他获得佛罗伦斯双年展银奖的作品─“牛.草.田”,就表达了对乡村生活的缅怀。

    作品扬威意大利双年展

    这件作品用铁做内胆,表面铺上意大利香草,牛身被“切割”成几部分,并刻意错落地拼接。他解释了牛、草、田的关系,“牛是吃草的,吃了草就有力气耕田,三个关系相当密切,缺了一样东西,就显得很失落,比如没有了牛去耕田,就会看到很多荒地。”他不禁回想起儿时与牛玩耍,牵牛去吃草的情境,“那时真是很开心。”

    反观现在,他说,“我有时回到以前住的地方,发现耕田的人越来越少,田都变成了荒地,那种景象很凄清,无生气。”至於再也派不上用场的牛,则变成了“游手好闲”的动物,无家可归,“听说过有牛苹被汽车撞死了,甚至有新闻报道,指有人在附近烧烤,牛苹跑来抢肉食。连牛都食肉,你想想,几恐怖!”他慨叹世界反常。

    “我的作品就是希望人类多关注、爱护大自然,照顾周边一些动植物,不要让他们这麽凄凉。”他说。听起来是简单的道理,但人类总是需要不断被提醒,因为我们通常连自身都不了解。他的其中一些作品,也在尝试挖掘人心。

    作品以雕塑为多,但刘有权却是画画出身。来到他的工作室时,他正在画一幅油画,他不讳言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从窗口望出去,地面堆积的垃圾。“我当时随便影了一张相,觉得挺好看,而且垃圾虽然是废物,但回收之後,当中有一些可以作其他用途。算是一种重生吧。”

    虽然是垃圾,他也打算画一堆色彩缤纷的垃圾,画面上方则是天空,“垃圾都有自己的天空,所以,无论怎样的人生,都有自己的天空。天空,是一种可以扩散的东西,是希望。”看似乐观,不过画面中的天空所占比例却很小,彷佛是提醒人们,既要保持乐观,也要接受现实,“这样的画面比例,让人有很强的压迫感,正如生活一样。”

    他没有继续探讨生活,随即开始介绍,画面中心的那扇门─这个元素也不止一次在他的作品中出现。在这幅画中,门的意思或许是机会,或许是抉择,“我们看到的是门的这一边,有垃圾,也有一块很小的天空,但门的另一头是什麽呢?”他自己提出疑问,却没有回答。因为根本无需回答,就如同每个人的人生要自觉不自觉地,穿过无数道门,门的那边是什麽,没有走过去之前,无法预测。

    用作品反思人生,打量世界,是刘有权的表达方式,之所以用“打量”,是因为他并不竭力追究,或急於得出答案,只抱善的愿望。正如他的另一幅作品,画面中央是彷佛漂浮在空中的婴孩,稚嫩、无邪、纯洁、可爱,不过就置身於黑色的空间,“就好像我们每个人,一生下来都是纯净的,但世界是一个大染缸,你不会知道以後你会变成怎样。”婴儿下方则是一团云,“云是变幻莫测的东西,风一吹就会变出不同形状,就像我们起伏的人生。”

    无论是雕塑、画作,他的作品多次采用“切割”、“重组”的手法。他解释,就好像生命一样,“切割”去不好的东西,再“重组”成新的生命。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