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素音生死恋 流淌笔墨情

2013-03-03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韩素音摄於一九五九年

    

    阅读韩素音著作,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时,韩素音红得发紫。继《生死恋》(A Many-Splendoured Thing)走红後,她接连出版了三本自传式的书∶《伤残的树》(The Crippled Tree)、《凋谢的花朵》(A Mortal Flower)、《无鸟之夏》(Birdless Summer),构成韩氏三部曲。

    小说《生死恋》主题是白人的种族歧视。它描写一个欧亚混血儿的单身女医生如何在香港的英国殖民社会中求生存,并维持个人的尊严。

    一个生活在两种文化的夹缝中、受尽歧视的女人,怎不会博人同情?

    韩素音(Han Suyin)去年十一月二日在瑞士洛桑家中溘然长逝,享寿九十五岁。听到她去世的消息,当年细读她的作品时心中流动的感情又再涌现。

    韩素音一九一七年生於中国河南信阳(也有说生於四川),父亲姓周(韩素音本名周光瑚),成都郫县人,是早年留学比利时的中国铁路工程师。母亲是比利时人,出身比利时贵族家庭。韩素音随父母在北京长大。在中国度过童年和少年,後来在燕京大学和布鲁塞尔大学学医。

    传记生动如看小说

    《伤残的树》是韩素音自传的第一部。

    韩素音父亲周映彤是中国第一代“庚子赔款”留学生,母亲玛格丽特出身比利时贵族家庭。他们的相遇,本应是东西方文化的一次惊艳碰撞。

    但在二十世纪初期,这种交融却充满了苦涩与迷茫∶

    玛格丽特对东方古国的浪漫幻想被乞丐、蝗虫、饥馑所取代,而心目中的“东方王子”,也成了无力保护妻子免受乡邻好奇目光及乡间繁缛习俗纠缠的乡绅┅┅

    韩素音和她的兄妹一出生就面临血缘和文化的双重矛盾∶他们在家讲中文,出外学英语。吃欧式早餐,中式午餐,混合式晚餐。上午穿中式服装、带毛笔和铜墨盒上中国学校。下午又去法国修道院学校┅┅

    种种的细节和独特观点,让韩素音的童年,情感复杂,倍添传奇。

    韩素音作品,不论自传、小说、人物传记,读来生动,像看小说。

    韩素音虽然有一半外国血统,而且一生大多数时间在中国以外生活,但与中国的关系十分密切。

    一九五六年以後至“文化大革命”期间,韩素音多次访问中国,并出版关於中国及中国领导人的著作。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韩素音在中国文坛上很有名气。每次她到中国,都是文化界的一大盛事。

    爱情故事搬上银幕

    韩素音虽然出生於中国,但从未用中文写作。

    她对中国的印象,虽然是“外来人”的观点,却以“内行人”自居。跟美国作家艾德加.斯诺(Edgar Snow)一样,韩素音作品大力宣扬中共的革命成就,可说是早年中共在西方的“发言人”。

    韩素音一九三八年回国,同年和国民党军官唐宝璜(於一九四七年阵亡)结婚。期间,她在成都的美国教会医院工作,在院长的鼓励下,开始写第一部小说《目的地重庆》(Destination Chungking)。这部小说,写的就是韩素音和唐宝璜这段恋情。

    一九四八年,韩素音获伦敦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翌年来到香港从医,任职玛丽医院。

    韩素音在香港很快就与英国记者伊恩.莫里森(Ian Morrison)相恋。可惜使君有妇,有情人受尽相思苦。莫里森亦於一九五○年在韩战中身亡。

    韩素音把这段爱情故事写成小说《生死恋》,後被拍成同名电影(一九五五年),轰动一时。主题曲更是荡气回肠。

    游走於东西方文化

    一九五二年,韩素音再嫁与英国情报官员里昂.唐柏(Leon Comber),改名Elisabeth Comber。

    随後两人移居到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她继续行医,曾为新加坡南洋大学的创立而奔走。

    两人离婚之後,她嫁与印度工程师陆文星,先後在班加罗尔和洛桑定居。

    韩素音虽然靠《生死恋》的浪漫史而走红,但後来的声誉,却建立在她对中国的印象。

    中共立国後即受列强围堵。这令不少外国读者对中国产生神秘的幻想。

    韩素音的那几本歌颂中共的书──包括两本歌颂毛泽东的史书──

    《早晨的洪流》(The Morning Deluge∶Mao Tsetung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1893-1954)和续集《毛泽东和中国革命》(Wind in the Tower∶Mao Tsetung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49-1975),因此洛阳纸贵。

    韩素音作品在现代文学中有其特别意义,其英语作品中对亚洲的描写和其他英裔、亚裔作家区别鲜明。有学者认为,韩素音并没有像大部分华裔美籍作家那样,把中国人描写成“孱弱而排斥性”的民族,而是少数能写出“广博又真实的中国寓言、英雄传统和历史”。

    在韩素音的作品中,东西方文化、政治冲突扮演重要角色。她还探讨了东南亚地区民族对民主自由的探索,以及封建王朝结束後,现代中国的外交政策。其多部作品都以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东亚殖民地为背景。

    对於老一辈的香港读者,提起韩素音,无论是褒是贬,大概都会对她那段发生在香港的“不了情”一掬同情之泪∶如果当年她的英国情人没有在韩战采访时死亡的话,该多好?

    现在,这对恋人可以在天堂共缔良缘了。

    余 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