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事件‘忆往\王兆庆

2013-03-03 04:25  来源:大公报

    俗话说得好∶“温故而知新”。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叶──一九五二年三月一日,香港曾爆发震惊中外的“三.一事件”。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十一年,然而回忆往事,历历如在目前,久久不能忘怀。话说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二日夜间,九龙东头村发生一场大火。那晚,我从夜学返回家,行到深水时,忽见东边天空一片火红,还时时听到“轰、轰”的爆炸声,一罐罐火水在爆炸声中飞向天空,又带一团团火洒向木屋区,其景状之惨,真可谓“惨绝人寰”矣!

    这场大火究竟烧掉多少木屋?据《大公报》百年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二○○四年七月第一版)记载∶“九龙东头村发生一场大火,烧掉了山上山下木屋数万间,灾民达一点六万馀人”。真是骇人听闻。又据金尧如著的《香江五十年忆往》(金尧如纪念基金二○○五年一月第一版)记载∶“九龙东头村大火,烧掉山上山下几百户木屋,灾民数千”。两个对照,数字差别可谓大矣。据作者向《大公报》资料室了解,准确的数字应是“烧掉木屋三千七百四十户,灾民一万六千馀人。”这该是可信的。

    九龙东头村,靠近启德机场。木屋区的居民,多是港九工联会会员和他们的家属。故此当时新华社香港分社和港九工联会的领导,一致认为这场大火是香港英国当局的阴谋,他们害怕爱国工人大量集中在东头村,一旦有事,倾巢而出,港英应付不了。一把火烧了,把爱国工人驱散以除去心头大患。也有人认为,港英当局不准灾民在原地重建,是为了扩充启德机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事後,经过周密调查,结果证实是一户木屋区居民,用火水炉煮饭,不慎引发火灾,并非港英当局蓄意纵火。这个结论,是实事求是的。

    九龙东头村大火後,香港英国当局的救灾活动进展十分缓慢,引起灾民和各界人士的极大不满。於是,中共华南分局决定派出“广东省广州市各人民团体慰问九龙东头村受灾同胞代表团”於一九五二年三月一日到香港,港九工人和爱国同胞闻讯,当天上午就汇集到尖沙咀火车站,人山人海,盛况空前,树上、水塔上、屋顶天台上,到处都是满腔热情迎接祖国亲人慰问团的人群,清一色的爱国青年工人、学生的服装─白衬衣、蓝卡裤、白球鞋,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歌声─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人们心中憋住的一股怨气,平时受到英帝国主义殖民者的压迫,受到帝国主义走狗─鹰犬(警察)欺负,一下都爆发出来了。作者站在尖沙咀海滨的差馆门前,眼见一名肥胖高大的英国警官指挥属下将一条粗大的水管伸入海中,很显然是要吸海水喷向聚集的群众。

    在一阵高过一阵歌声中,突然从高音喇叭传来∶“祖国慰问团的亲人被阻在深圳,过不了罗湖桥,请大家散开各自回去!”

    群众开始散队,首先是一整队人向红 散去,接是荃湾来的工人向弥敦道散去。当我们排十数人一排的队伍经弥敦道向青山道回去时,行过佐敦道就听说队伍後面有警察在抓人,也有人说群众推翻警察的汽车烧了起来。再往前走,作者见到有三名壮年人,赤手空拳击破商店的大玻璃,有人说,那是台湾特务乘机制造事端。当前面的一队荃湾工人走到旺角警署前,有一名工人爬上警署楼顶去扯英国旗,警署内放枪击中该名工人当场毕命。一大群警察从旺角警署冲出来,排成十几人一排,手端黑色的枪,向我们迎面开枪,掉到我们队伍面前就冒出一股股白烟,十分刺鼻的气息,眼泪直流,喉头即刻被堵住了,喘不过气来,原来这就是催泪弹,我们只好即时散开,奔向人行道往西转入上海街。

    流血的“三.一事件”後,北京的《人民日报》发表短评,强烈抗议港英当局屠杀港九同胞。香港《大公报》、《文汇报》、《新晚报》刊登这篇短评,被一贯敌视爱国报纸的港英当局视为“制造民族敌对情绪”、“煽动群众、颠覆政府”,首先遭到港英当局控告的是《大公报》。由此,周总理找到英国驻华代办严正对他说∶“香港三家报纸是中国人民的报纸。”至此,《大公报》在被迫停刊十二天後终於复刊。

    “三.一事件”後,新华社香港分社考虑到要增强爱国报纸的力量,报请周总理批准开办《香港商报》,同时在香港中业、香岛、培侨、汉华四间爱国学校,每校选拔五名品学兼优的高材生到广州培训为记者力量。在广州成立速成新闻记者培训机构,主持人是今年九十四岁的培侨中学老师张宝锵,目前尚在广州《炎黄世界》杂社担任副总编辑,被誉为新闻长跑六十年的记者。六十年前广州新闻机构由香港《大公报》名记者陈凡主讲新闻业务,并邀请广州各报社领导和各大专院校教授授课,真可谓“名师出高徒”,这批学员,後来成为香港新兴的记者力量,有成为总经理、副总编辑、编辑主任、马经专家、摄影家,也有留在广州成为办事处主任、采访、报道中国海洋石油的专家等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