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与子孙\□锺玲

2013-03-03 04:25  来源:大公报

    这天何曼仪醒得早,八点就醒了,因为昨晚没上网,令她昏昏欲睡的原因是昨夜十二点回到宿舍,那绵绵密密的雨。忽然她由床上坐起来,睁开眼以前正在做梦,爷爷望她,脸几乎贴她的脸,眼中流露哀伤。是她所记得的他年轻的相貌,七十岁的相貌,不是他走的时候削瘦到颧骨如两个山丘,而是饱满的脸,眉毛只有几根泛白。她记起来了,爷爷常抱起五岁的她,脸贴脸地笑。但为什麽这次他眼神哀哀地?

    梦的细节渐渐清晰,他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对坐在长沙发上的爸、妈和她说∶“曼仪进了大学,却天天搞活动,一年下来一科不及格,其他科科低分,搞什麽?你们要在我生日祭拜我,我好发力护持她┅┅”然後他以坐姿浮到空气中,浮向在沙发上坐得最远的曼仪,移到脸贴脸那麽近。

    五个孙辈中,爷爷最疼她,凡是益智的玩具、书和电脑软体,只要她出声,他即刻买给她。曼仪跳下床,明天就是爷爷的冥诞,她匆匆拿起书桌上的手机,给元朗家里拨了电话,怕吵醒同房,压低声音说∶“爸,方才梦见爷爷了,他要我们办一件事┅┅”

    这间大学北门外有一幅异景∶高楼、行人道、公路和墙,各占一方,四面围住一座八平方公尺的坟。建校以前,这里是个野草青青的山坡,它居高临下,现在四面皆人为建筑,往来是血气热旺的学生,这座坟如此格格不入,像正向地底沉下去。校园东边有短短一段高墙,如果你骑在墙头,会看到外面一座巨坟贴墙。如果你爬上校园外东方的山岭朝下望,十多座坟掩映在树林中,但是除了北门公路边令人侧目的坟,其他都不在人的视野内。

    就在那个雨夜的三更,就在校园那五棵大榕树那里,不知道算是第几度空间,榕树已经隐身雨雾中,树顶空间出现一个巨大的古色古香的亭子,亭中挤了七十八个老人,或者是七十八个非人祖先。他们是附近几十里地青砖围、虎地村、麒麟围、屯子围等居民的祖先。如果你坐西铁,兆康站到元朗站沿线东边的山坡都嵌了不少坟茔,就是这类祖先的房子。这七十八个祖先把亭子挤得满满的,有的浮在空中,肩摩肩。怎麽只有七十八个?五、六百年下来,起码应该上万位!当然他们大部分都投胎为人去了,少数做畜生或下了地狱。只有这七十八位放不下他们的子孙,去六道巨轮打了个转,又回到山坡上的房子,或者回到骨灰塔的小单位。雨夜的阴湿之气令他们头脑灵活起来,七十八个祖先脸色凝重,一个接一个诉起苦来∶

    “好不容易让孙子生意做大,他却把曾孙辈送到海外读书、就业。现在连祭扫的人也没有了。”

    “哀哉!他们不认那个庶出的,子嗣并没有断,香火却断了。”

    “我的孙进了大学,却不用功,太没面子了。”

    “他们只顾争产,连祭拜的时候,心里只充满恨,不诚心拜我,叫我如何帮他们兴旺?”

    最後七十八位祖先下了一个共同决定,天明以前他们会去找子孙之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去给他或她托个梦,叫他或她记得祖先的期许,并且要敦促他们立业兴家。

    祖先们个个努力闯入阴阳界之间的梦世界,去亲自叮咛子孙。但子孙的梦像钟漏的沙,全筛到潜意识黑暗的底层。七十八个孙辈、曾孙辈、重孙辈之中,只有何曼仪一个人记得祖先的嘱咐。

    锺玲极短篇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