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罗茨基诗二首\□马海甸\译

2013-03-03 04:25  来源:大公报

    为阿赫玛托娃寄自谢斯特洛茨克市的早邮

    (外一首)

    

    在不朽的芬兰的树丛中,

    松树庄严地戴上了冠冕,

    我满怀难以计量的喜悦,

    就在日出之际,科马洛沃*

    被无比美好的早霞所辉映,

    被无忧无虑的叶丛所荫覆,

    被您的爱──它时刻在衍生,

    被您的善良──它永不澌灭。

    一九六二年

    

    *科马洛沃,苏联时代的作家别墅区,位於列宁格勒郊区。俄罗斯诗人阿赫玛托娃曾长居於此。布罗茨基写此诗年仅二十二岁,长辈诗人对他的影响仍隐然可见。

    

    为阿赫玛托娃百年诞辰而作

    书页和火焰,麦粒和磨石,

    尖锐的斧钺和截断的头发──上帝

    保存一切;特别是爱和饶恕的

    话儿,有如他自己的话语。

    

    在话语中,脉搏被扯断骨头咯咯响,

    铁锹在话语中敲打;平缓而低沉

    因为生命仅一次,死者的唇发出的

    话语比超自然的棉絮更加清晰。

    

    伟大的灵魂,你找到了话语,

    跨越大海的鞠躬,向你和熟睡於

    祖国的大地上易朽的部分,只因你

    在聋哑的宇宙找到语言的禀赋。

     一九八九年六月

    

    阿赫玛托娃生於一八八九年六月,一九八九年适值她的百岁诞辰,布罗茨基乃赋此诗作为纪念。这是一首严谨的格律诗,押交韵(abab),为免以韵害义,译诗没能完全步原韵。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