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祖母\慕秋

2013-03-03 04:25  来源:大公报

     新春期间又听到徐玉兰、王文娟唱的《红楼梦》片段,一生喜爱越剧的已故祖母的样貌再现脑际。

     小时候,每逢寒璁假,我都会从乡下小镇到城里祖母家住一段时间。祖母有一黑一红两个儿子,黑的是我的伯父,解放前会赚钱,解放後次次“运动”有事发生,幸好有个五岁进门的童养媳老婆,为他维持家庭;祖母另一个儿子是我父亲,带妻子远在北京工作,相对来说平安无事。祖母住在伯父家,她不事生产,也不做家务,每天只是交际应酬,打麻将、抓纸牌、看戏。

     她常带我去看越剧,一次,她身上的脂粉香气熏得我晕乎乎,台上清丽委婉的曲调又如斯动听,瞌睡虫爬入脑,我甜甜地进入了梦乡。突然,屁股底下的坐板翘了起来,我被卡在缝隙里几乎掉到地上去。事後,祖母对人说∶华大(我的昵称)生得花哨是蛮花哨的,就是太瘦了点!

     祖母那个年纪的人应该都是裹了小脚的,好像我外婆,每苹脚除大脚趾外,另四个脚趾都像萝卜乾一样贴在脚底板,但祖母却是天足,偏偏一双大脚还爱穿绣花鞋。她有时会来小镇探望我们,她的脸上涂脂抹粉,斜襟袄的腋下扣钮上别白色纱绢,脚穿白绸缎绣花鞋,次次从她步下轮船开始,镇上人便留意我家这位贵客,令外婆和姨母难堪上好几天。

     祖母对我来说非常陌生,希望有机会了解她谜一样的人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