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分饼热问题多\□赵令彬

2013-03-04 04:25  来源:大公报

    当前主要发达国欧美日等都面临严重的财政问题,“三债”危机并发的可能性不容忽视,然而香港却相反,出现了盈馀、储备及“派糖”均偏高的“三高”困扰。这个世界无钱不行,钱多了也不行。天下财爷难做,缺钱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钱多了同样被骂。

    上年度本港财政由预计的少量赤字变为600馀亿(港元)盈馀,令累计储备高达7000多亿。今年度预计赤字49亿,但不少人估计又将“计错数”,结果又是大盈馀。“派糖”支出达300馀亿,而七年来合计已“派糖”逾2000亿,但今年因派少了点骂声四起。这是香港财政的第一个问题∶盈馀、储备多了便引来了分饼热,还富於民之声不绝,反映了本港财政制订七年来的一个根本性质变∶由过去港英时代的精英理财,变得政治化而走向政客理财,民意及民粹主义气味日高,似正走上西方之路。

    “派糖”并不是凯恩斯的反周期调控措施,因在好景时同样要派∶特别是前几年香港增长远超长期平均,并达致全民就业之时同样要为纾民困“派糖”。“派糖”也不一定是再分配政策的体现,很多时是人人有份,或不同群体有不同的授益机制,今年则连“N无”人士也兼顾了(政府为关爱基金大注资150亿)。这说到底是务求皆大欢喜齐齐拍掌的政治秀,但“派糖”如吸毒会上瘾,且越来所需越多,少派点便不过瘾。

    当然,最根本的问题是盈馀与储备是否真是太多,如是则不妨还富,正确的办法是退回给纳税人而不是“派糖”。然而现在绝非真的太多,对此下面再予评述。总之,财政政治化及“派糖”风将有危险後果,而归根到底港府有很大责任∶未有善用资源以致馀钱太多,遂引来各方虎视眈眈。在探讨此问题前,还先要看财政结构的动态演变。

    预算报告显示回归以来财政支出已增约一倍,远超GDP及财政收入的五成多增幅,财爷亦对此表示忧虑。这确是个十分严重的趋势,不单要忧虑,还应设法控制及改变。长此下去问题有二∶一是可形成结构性财赤,二是公营部门过度膨胀。形成结构性财赤的第一步是支出增长快过收入,第二步是增量失衡,新增支出大过新增收入,最後是总量上支大於收。目前香港的情况仍在第一步,之後将进入第二步。据预算报告预测,2017至2018年度政府收支为5416亿及4821亿元,比2012至2013年度的收支分别增加961亿及1011亿,增支已大过增收,显示已进入第二步。显然,按目前趋势“量入为出”的财政状况将早晚不保。以上是按正常情况计,若遇上如当年亚洲金融风暴及SARS的非常时期,还可突然间出现财政大失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