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闪闪》带出深涌乡情\何俊辉

2013-03-04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坐於碎星闪闪的天空下》,带出“每人都应可选择自己的生活”的思考

    

    选看新剧团“查马迪高斯”的《坐於碎星闪闪的天空下》,是由於看见此剧的宣传文字,似反映编导叶晓云要透过创制舞台剧来带出“深涌”这地方的大自然风光和乡情。近年,有一些音乐会与环境舞蹈作品走到新界、离岛的乡郊演出,使市区观众既可看表演又可亲身体验平日忽略了的大自然风光和乡情,而由曾翠珊编导的电影《大蓝湖》,就更是创作人将自己在西贡蚝涌的生活体验,变成一出让观众细味当地风光和乡情的剧情片。《坐》剧跟《大蓝湖》是相似的,场刊说编导由童年到少年都在深涌生活,令他有能力将自己的生活体验变成角色的生活体验,让未到过深涌的观众边追看剧情边对深涌人的生活处境有多些了解。

    观众如在深涌实地

    《坐》剧表明是“多媒体剧场”,剧中的确穿插了多段於深涌实地拍摄的录像片段。把片段中的深涌士多、荒废小学跟台上的布景作比较,布景当然不能以1∶1的比例将实景呈现在台上,但士多、小学布景的质感仍细致得跟实景有八至九成相似。若当录像片段不存在,士多布景中的鱼网、果皮串和门楣对联设计,以及小学布景中的大门和杂草、一个可让演员在剧场喝山水的水龙头,加上剧中不时响起的虫鸣音效,以及酸萝卜、蚝豉乾、豆腐花、草地、草药、渔塘、泥、满天星星┅┅等台词常提及的乡村事物,依然能使未到过深涌的观众恍如置身深涌实地。

    剧中的五个角色各有不同的性格、生活习惯和人生路向,从他们之间的相处、冲突可见到城与乡的关系、变迁,以及深涌人选择离开或留下深涌的理由(台词指深涌只剩下几户人家)。

    李景昌饰的中/老年士多老板发哥,每次听到地产商想收购士多都生气。虽然李景昌在外形和化妆上跟真实的中/老年人有一段距离,但从他生气时那由心而发的执著态度中,确能使观众感受到发哥对深涌的感情似日积月累,当发哥剖白其妻葬在深涌,所以他坚决不离开此地时,笔者尤其觉得李景昌将台词说得相当深情并令人感动,看来没有在深涌住过的他於演戏时是将“真挚、一往情深的爱情体验或向往”,跟“习惯了深涌的生活方式便不想改变”的角色心态紧扣起来。

    角色心境呼之欲出

    李咏茵饰的Tracy从已故男友的日记中初步认识深涌,继而走进深涌住数天以体会他於此地的生活、成长足迹。Tracy既对乡村不少事物显得很好奇、享受,又怕喝乡村的水会肚痛,她将城市人对乡村的矛盾心态演得传神,愈到剧的尾段,Tracy愈爱深涌,再没有害怕。一些涉及Tracy已故男友的情节,李咏茵演绎得真挚、深情,跟发哥对亡妻的怀念不遑多让,不同的是深涌始终不是Tracy的家,她选择当过客。

    林泳怡饰的阿静(发哥二女)是个非常害羞和文静的女学生,她享受乡村的宁静悠闲,怕到市区跟人们接触;阿静遇上Tracy这城市人後性格开朗了一点,开始有勇气踏足市区,将来她会在城市还是在乡村生活?剧情没交代,可留给观众想像。阿静见到陌生人时的一脸害羞,在林泳怡的身体语言演绎下略嫌夸张,可能会令观众将害羞、社交障碍跟轻度弱智混淆,不过笔者喜欢林泳怡初接触Tracy时把要讲的话讲得焦急,充分体现她的内心很想将害羞状态尽快结束。

    梁皓恩饰的文文(阿静的姊姊)搬到市区居住以便工作,奈何既要捱贵租又不像深涌般有很大的居住空间,她想父亲卖士多来帮补屋租,并嫌前男友忠仔(黄汉满饰)留在深涌生活没出息;忠仔视其小学同学(即Tracy已故男友)为榜样,立志当教师帮助居於深涌的学生。忠仔跟文文所要求的演技取向刚好相反,黄汉满演时是突出角色的纯朴、憨直和坚毅之心,而梁皓恩则比李咏茵演得更有城市女强人的感觉,但该份感觉中的硬朗明显是强装出来,梁能细腻地演到硬朗背後的迷惘与心软。

    导演安排了ZOOOOOM乐队於转场及剧末时现场演绎了共五首歌曲,四首改编与一首原创歌将每场戏中重点刻画的角色心境彰显出来,都成功做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看完《坐》剧後,笔者真想到深涌一游,希望有多些创作人能把一些具特色的社区、乡村面貌放进自己的作品中,让观众领略一模一样的住宅和商场并非是生活的唯一选择。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