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真普选‘是伪命题/□前民航处处长 乐巩南

2013-03-06 04:25  来源:大公报

    目前政局暗涌重重浮现,显示反对派步步进逼,对梁振英管治团队形成包围圈,取态是他们认为梁振英管治团队是“京人治港”,不惜使用动乱边缘战术干扰其施政,务必令其一事无成、声名狼藉而倒台。

    民主党与公民党都表示支持一些无良政客与学者,借题发挥,借普选之题,推动违法的“全民投票系统”“占领中环”“瘫痪中环”“全民公投”“全民抗命”等动乱边沿的行动,性质近乎政变。民主党的何俊仁更主张组织“集体焚烧区旗”以逼使警方大量逮捕闹事民众,严重破坏官民和谐。

    按基本法推进普选

    故作惊人地,民主党主席刘慧卿於圣诞节前宣称,安排普选特首已时日无多,但该党愿等待政府拿出所谓“真普选”方案进行谘询,实则在催逼政府。公民党主席余若薇则对等待政府拿出普选方案进行谘询不耐烦,於二月十四日情人节在电台节目声明,自己将拿出一套“真普选”方案,逼迫政府。

    可是反对派却杀出个程咬金――汤家骅大律师,似乎在“截糊”,截余若薇的糊。汤家骅可能从余一向轻蔑和敌视中央的态度,预料她必定将搬出一个政府无法接受的极端方案,因此要对她“截糊”,迅雷不及掩耳地於二月二十一日,以立法会议员的个人身份,先发制人,在《星岛日报》刊出一个较为温和方案的大纲,以圈住余方案的极端性,以免天真的选民被她先入为主洗了脑,对极端的方案表示支持,也免使建制派为了争取选票而顺从反对派的走向。

    记得2010年立法会辩论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时,汤家骅发言说,虽然他必须遵循该党的路线投反对票,但是他必须指出,政改方案里的经提名委员会提名、然後进行普选的模式,的确是普选。

    谘询期没必要太长

    显然,属反对派的汤家骅,帮理不帮亲,与那些只顾输赢、不问正邪的法律界政棍迥异。假如反对派有一半人如此讲道理、对事不对人,我们就毋须有建制派或称保皇党,以维护正义。

    其实这个普选模式,2010年民主党与中联办达成协议,经立法会辩论通过,2012年选举五个立法会超级议席时,已证明可行,只需两年时间去组织。那麽现在离2017年还有四年,不就是梁振英在讨论施政报告时回应刘慧卿说的,有的是时间吗?公民党的梁家杰则在与特首早餐会後,煞有介事地反驳说,曾荫权在尚有六年时间时走出了五部曲的第一步,梁振英居然在尚馀三年时说有的是时间,不合理。2016的立法会选举,无必要改动2012年的模式,2020年一届才是全面普选。

    汤家骅在《星岛日报》刊出题为《普选的关键与障碍》的文章,以议员的个人名义撰写,显然是要早?先鞭,提出与余的方案大相径庭的方案,争先出台。

    但可惜他也搬出“真普选”这个名词来,好在他是在寻求增加提名委员会的广泛代表性以使普选变得更真,所以无可厚非。其实普选没有什麽真假之分,是基本法说的普及、人人有份的意思,并不涉及反对派所说的,为了平等而个个应有被选权。反对派想有另外的意思,应该寻求修改基本法而不是使用动乱边缘的伎俩去强词夺理。

    避免出现“香港阿扁”

    其实反对派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拿出政府不能接受的政改方案,组织动乱边缘行动,都是试图围堵、绞杀他们认为是“京人治港”的政府,是全盘计划的一部分。政府必须坚定阻止这个阴谋。若他们占领中环的话,政府须拿人就拿人,你不仁我就不义。若再如去年三月,在正式举行特首选举前,进行民调式的街头和网络投票,就应禁止他们在正式选举前公布结果。即使学术自由也毋须那麽早公布结果,以免它扰乱正式选举的进行。若然民调式的投票可行,我们何必进行正式选举呢?

    政府不必过早拿出方案来,但有必要尽早声明,什麽是不可接受的方案组件,如取消提名委员 会。若然反对派依然要求取消提名委员会,就显然是不理性地在制造麻烦,会失去理性选民的支持,建制派就不必为了争取选票而顺从取消提名委员会的要求。这是不能取消的环节,因为我们不要选出一个中央不能委任的特首,如一个“香港陈水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