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南方正凶猛/黄佳诗

2013-03-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五条人乐队的鼓手老尾

    

    过年的时候,长居广州的五条人乐队回到他们的家乡海丰举办小型专场演出,初二初三连两场,像是提各种贺年礼包赶一桌年夜饭的归乡人。每年新春,这支以海丰方言歌唱的民谣乐队成员的仁科和阿茂,都会回到家乡海丰,办个MINI演唱会。台下坐的有歌迷,有发小,有家人。欢快的节奏响起,其乐融融,彷佛一场联欢。

    在外地演出的时候,虽然台下大多数人都听不懂海丰方言,但总那麽容易被他们音乐感染,一起在台下跟海丰话念“海丰”这个词“haihong haihong haihong┅┅”在家乡,台下的声音更加热烈。

    更加狂野更加摇滚

    去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香港“文艺复兴”音乐会上,仁科和阿茂这两个瘦瘦的广东小伙子登台演出。第二张专辑《一些风景》也是去年出的,当新歌《曹操,你别怕》那强劲的前奏响起,五条人乐队压倒全场的凶猛气势立刻布满全场。别的不用管,甚至也不用管听不懂他们在唱什麽,所有人都已被带入到他们布下的局中了,几乎要挽起袖子就跟他们去打群架。

    这也得益於从《一些风景》开始,加入五条人的湛江籍鼓手老尾。他曾帮盘古录过一张专辑,自己的乐队是那种狂躁的朋克乐队。他打起鼓来有一种不怕死,几乎要把世界摧毁的恨意,於是,《一些风景》里的五条人乐队,更加狂野而任性,也更加摇滚,像是乡下超速行驶的一辆破拖车,在荒野里奔跑得理直气壮。虽然大多时候,你看不出老尾的力量∶他在音乐节後的庆功宴上,披看上去几天没洗的长发,埋头猛吃。而那一晚的仁科和阿茂,则惦记要不要去香港的电影院看上一部当时正上映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乐意扮演街头靓仔

    无论是二○一二年的《一些风景》,还是二○○九年的《县城记》,五条人的两张专辑设计都非常别致,这一次,是用一些零碎的木条给每张唱片定了相框,里面框的是手绘的乌坎戏楼,真的像一道民间风景。无论是视觉,还是真正的听觉,都符合他们一贯的趣味性。仁科的手风琴也拉得愈发成熟,并加入了更多他弹的结他,要知道,当年《县城记》时,他才学会拉手风琴没多久。

    他们一直承认自己深受台湾交工乐队的影响,但五条人又没有交工乐队的那种严肃性,他们更乐意扮演街头的靓仔,仁科理了一个九十年代初郭富城的发型;阿茂则长得很像自杀的男演员贾宏声,这一年他开始梳猫王式的大背头。他们普通话说得很烂,於是唱歌更像是在用抑扬顿挫的乡间小调闲话家常。

    其实这麽些年,五条人乐队一直在内地被各路媒体褒扬,特别是南方报系的媒体给他们贴上了各种文化斗士的标签,像“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这样的奖项也拿过,一些零零碎碎的音乐节也不断在邀请他们参加。但似乎,在更广阔的民间,他们的名字并没有像野火般燎原,这和他们始终根植并生活在南方也有关系。他们并没有像其他民谣歌手一样进京北飘,也因为他们始终坚持方言歌唱,哪怕是新专辑里偶然一现的国语歌《鲜花在岸上开》,好听得让人过耳不忘,也不能更改他们的初衷。

    《一些风景》之後,一行三人进行了一轮自残式的巡演,几乎一天一城市,奔波在中国的铁路线上。如此密集,为的是可以节省些住宿的开支。在广州他们的主场,票卖出去了二百张,而到了鲜有演出的福州,票只卖了二十一张。他们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南京,住在离演出的Live House很近的小旅馆,坚持只让我请他们在场地附近吃两、三元人民币一?的东北水饺。

    不过,这又有什麽关系呢?他们仍是那样青春而放肆地歌唱,穿宽宽的T恤垮垮的牛仔裤,保持乡野本色,唱从村头吆喝到村尾的抄电表阿伯、学校守门的酒鬼大叔、想去大城市的工厂青年、紧张自己地皮的阿伯┅┅

    一切还是那麽有趣。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