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翻新後的Peel Fresco听爵士/贾雅致 文、图

2013-03-06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双目失明的爵士乐手Jezrael Lucero

    

    从未试过农历新年期间去SOHO。以为这节日与鬼佬没什麽关系,可是不然。

    年初二晚上十点四十五分的中环,人少车少,空气污染指数与气温同低。呼吸这样的空气乘登山电梯时想,平日这时候去Peel Fresco,一般已找不到座位了。即使有,也很可能不是面对舞台。即使面对舞台,也一定坐得辛苦。Peel Fresco的座位一直让人坐得辛苦。

    舞台宽敞了一倍

    可你要在香港听爵士乐,总是不得不尝点苦头,像在维园花市那样与人推挤。在有本土爵士乐基地之誉的Peel Fresco如此,在较小众的Visage One也一样。一旦晚了,黑压压一片人,连门口都进不去。幸好翻新过後的Peel Fresco,地方宽敞了许多。

    推门内进,第一眼看见的,是舞台从左边搬到右边,大了近一倍。酒吧以黑白为主调,比以往显得更富现代感。座位经过重新布置,阔落了不少。连商标也重新设计了∶一块结他拨片(pick),上面一个倒画的四分音符,与八分音符并列,构成PF(Peel Fresco)两个英文字母。拨片下面写∶LIVE MUSIC BAR-EST 2007。

    简单一句英文竟让我觉出几分庄严。从二○○七年成立至今,Peel Fresco经历过太多辛酸。租金、牌照、收支平衡,无一不让店主Joyce头痛。警察来访也是常有的事。初二那夜十二点半,他们也如常来了。两个穿警服的大男人板起脸问∶“边个系负责人?”据说,他们是接到投诉说扰人清梦,才来“了解情况”的。可是,乐声根本冲不破Peel Fresco那道牢不可破的双层玻璃门─我特意跑出店外,亲身试验过了。

    初二是二月第二个星期一。每月这一天也是Jezrael Lucero(贝士)、Lloyd Yamid(鼓)和Rowen Sanerpida(键盘)的驻场演出。不过当日换成由Jezrael演键盘,Lloyd打鼓,Michelle Carillo则以客席身份登台献唱。

    一口气唱三小时

    拥有绝对音感的Jezrael一心二用,在键盘上左手弹贝士部分,右手弹电子琴部分。丰富的即兴创意,以及间中插入的一两句俨如玩笑的谐谑乐句,使他成为三人组的核心。拉丁、爵士和融合(Fusion)等等,他都拿捏得准。不过观众喝采声最响的,还是他玩森巴时。一来森巴这东西本来就容易让人兴奋,二来这音乐的乐观开朗很适合脸上总是挂招牌微笑的Jezrael。那微笑整夜没离开过他的脸,让人怀疑他到底会不会累。

    Jezrael十三个月大的时候,他能唱Frank Sinatra的Strangers in the Night,两岁他能演钢琴协奏曲,四岁他在电视屏幕表演。二十五岁的他能唱能编能打鼓,弹贝士弹琴弹结他。他说,双目失明帮助他发展了内在力量,而这力量是成长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与Jezrael合作惯的鼓手Lloyd不时扭头观察队友,以配合演出。听这位身形略胖的鼓手演绎,总让人觉得他内心非常善良。整夜的演出中,不难听出连系他与Jezrael的一种类似“羁绊”的东西。Michelle也是香港音乐圈的常客了。一口气唱近三小时,是累人的活计。有时她唱到某些高音部分,稍让人感到力不从心。

    然而这又如何呢,Peel Fresco不是香港大会堂音乐厅。如果没有随心所欲,没有人的交谈喝彩以及冰块与玻璃杯的碰撞声充当演出声部,Peel Fresco就不好玩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