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保姆团‘/郑 如

2013-03-06 04:25  来源:大公报

    春节返内地省亲,几位难得一见的大学同学见缝插针地聚了一次。话题并非海外打拚的艰辛,也非他国异地的趣事,而是各家父母面对的保姆问题。彼此抱怨,我们这帮人说是探亲团聚,其实更火急火燎的原因是∶充当保姆!因春节保姆都回乡过年。

    同学A自德国科隆返国。母亲新逝,父亲独自一人,虽有弟弟照料,但终是男不及女,她不得已让自己在德的物理诊疗所停业两周,回国充当保姆、厨师、公关(父亲是学术权威,节日期间有不少应酬)。而且返回德国前,务必物色到自己放心父亲也满意的保姆。

    同学B自美国波士顿赶回国,在夫家和娘家之间频扑,做了午餐备晚餐,还要解决母亲过分依赖惯保姆,信保姆而不信家人的情绪问题∶“我靠你靠不住!你过两天就走,我还是得靠保姆。”

    同学C的父亲春节前暴跳如雷地吵?从医院强行回了家,不顾洗肾和大小便失禁问题。节日期间,护工工资是平日的两倍,老妈只得担负起所有活计,做得血压飙升,苦不堪言。新加坡回来相助的C更担心老妈会出问题。

    见面絮絮叨叨交流闻所未闻的保姆故事。同学A家之前的保姆不吃牛奶麦片,早餐一定要豆浆粢饭。有早起习惯的教授老父每天晨起後自煮牛奶麦片,然後无奈地等睡到自然醒的保姆买来豆浆粢饭後再一起进餐。主仆颠倒。最不可思议的是,在学术领域可谓叱?风云,独霸一方的老父,在家中却是唯唯诺诺看保姆脸色行事。真不知中了什麽邪?

    假期结束,诸“保姆”仍得怀?心事各自东西,相约明春再行“保姆”使命时相聚。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