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火车/李忆荇

2013-03-06 04:25  来源:大公报

    一个人坐车,我指的是长途。

    是先要有了那份从容,你才能享受到窗外的风景。因为是远行,旅途漫漫,心自然就会静下来。一个心静的人,看东西也不纯粹是看了,那是一种审视、细品的心情。在这过程中,因心的静,思绪也会随节奏缓慢下来。

    人生是许许多多过程的体会。一个人坐火车的体会,除了看,你还会想。慢慢想来,细细忆起那些早忘却了的前尘往事,总会撩起无限的感触,也不管是欢乐或哀伤。在车行中,凝视窗外,捕捉稍纵即逝的景物,不免有种瞬息万变之感。独自去旅行,是我少时的梦想。不是为了远方的壮丽山河,而是向往那份想像的浪漫─年少时,谁没有过一个流浪到远方的梦?是的,梦,那仅仅一个梦。然後,青涩岁月就过去了,梦始终没有实现。到了有能力去实现时,却没有了时间,更不可能浪漫至此─一个人去流浪!人生总有许许多多的牵绊。终於也明白了,为什麽三毛的《橄榄树》会遍地开花,红成那样,不就是那憧憬之气在人们的心中漫淹开来之故吗?人生意味,到了某种境界就会回到孩提时代,却说不清是什麽况味了。

    所以到了我的能够放下牵绊,一个人去远行时,我就深深地喜欢上坐火车。从南到北,从北到南。持别是在中国坐火车,最深刻的感受是地大、物博,接踵而来的是境界;火车,拖一格格的车厢,上山过海,穿过平原,蜿蜒爬行在丘陵、峻岭之上;转大弯,钻山洞,过隧道,往往一钻就是好几分钟,外面的景观瞬时都不见了,透过玻璃窗只见到灰黑灰黑的墙,感觉很压迫。车厢里的灯,反射在玻璃窗上,那一点点斑驳的光影,照在灰黑的墙上,透远古的峥嵘,仿若古老的城墙,凝重而漫长。当火车穿出隧道,眼睛迎来第一束阳光,那豁然的开朗,有如“当”一声的震撼冲撞,让你体验到伟大的工业文明。出了山洞,前面是耀眼的连山白雪,偶尔你会看见在两道山梁之间,顺流一道潺潺溪流,到了谷底,就成为牧民晨暮放牧的饮马了。

    一个人坐火车,除了可以静下心来思考,更多的时候是用冷眼去观看别人的悲欢─那完全是一个局外人的眼光。因此喜乐的成分很少,哀怒也可以减半。是所谓的∶“即使是流泪,流的也是别人的泪。”那是很久以前,我读过的一首诗中的一句。

    而站台上的悲欢离合,那虽是人生中的一个片段,但却能让你从中看到人间的百态。比如驿站,是最悲喜交集的地方,也是旅途中最不愁寂寞的地方。深宵,火车经过一个小站,一个落拓的流浪者兀坐在月台上,黯淡的灯光下,月台是那麽的空旷,而他的身影在一派寂寥中,令我想到沧桑的岁月,越发觉得那人的孤清像荒烟衰草,令人有种疼痛感┅┅

    所谓的旅途见闻,多数是那些与我擦肩而过的人和风景。可在当时我并不是很上心的,往往是过了好一段时日之後,才慢慢地想起─原来我喜欢就是这份不经意。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