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贪医/黄秀莲

2013-03-06 04:25  来源:大公报

    有一派哲学思想说人生之所谓乐,不过是把苦痛摆脱而已;如此说来,伤後的我,居然能穿上高跟鞋,甚至能穿上高跟鞋来追地铁,那已是人生难得之乐矣。

    只因我未悟禅修专注之道,一不小心,在地铁站口的阶梯踏空了一级,当时只穿平底鞋,右脚踝已痛得像撕裂一样,心知不妙,却又六神无主,就在附近的朋友建议去看跌打,仓皇间竟同意了,过後才体会到没即时入急诊室是错了。第一个跌打师傅凶神恶煞,以骂人来自抬身价,医了个多月也没痊愈;第二个师傅是家人常看的,每次给拉痛是必然的了,奇怪是好像复原了一些,又再给死力拉扯,伤势复向下,拖延病症,这光景似乎还要坏一些。我甚至直言相问,师傅答∶“也有可能吧。”脸也不红,若无其事的。

    右脚踝仍未完全消肿,左脚也伤了;右脚无力,左脚被迫承受整个人的重量,不胜负荷之故。这还不止,後来腰椎也拉弯了,因受伤後步行姿势不正,而腰腿经络相连,一损俱损。这还不止,突然一天,右拇指持续数秒不能动,变成了“弹弓指”。想是带病复工,必须补回先前积压下来的工作,不停用笔,一个动作重复无限次,劳损过甚了。既无起色,不敢再尽信跌打,便一边看跌打,一边看脊医。那脊医是名医,一边医病一边要求病人买各类健康产品。天天进出诊所,前後历九个月,医药费已花了约六七万。庸医贪医,误尽苍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