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恒通资源执行董事施荣怀:不能凡事“算到尽”

    图∶施荣怀认为,做生意与交朋友一样,都是长远的/杜汉生摄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厂商会会长、恒通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施荣怀,是香港著名实业家施子清的儿子,他坦诚地说,自己能够拥有今天,“很感恩爸爸带给我这样的机会,带条路给我去行。”而父亲做生意及待人处事的那份宽厚,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施荣怀。他说∶“做生意与交朋友一样,都是长远的,凡事不要去得太尽。”

  施子清于一九七八年创立的恒通贸易公司,从事香港当时最能赚钱的纺织品国际贸易业务,当年十八岁的施荣怀便在这间公司做璁期工。他回忆说,整间公司只有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办公室,他负责用打字机帮父亲打合同,“虽然是很简单的工作,但当时好有满足感,因为打合同就代表有生意,特别记得有一次打过一张一百万美金的合同,觉得好兴奋。”

  子承父业三十年筑业界标杆

  到一九八六年,公司业务迅速扩张,并已在内地不少省市成立了各类纺织厂,“恒通贸易公司”也发展成为“恒通资源集团有限公司”。从一九八五年开始正式参与家族生意的施荣怀,除了见证恒通的发展、壮大,自己也逐渐成长,很快便能独当一面。

  “做这行讲人脉关系。”施荣怀解释,在那个年代做纺织品贸易,买家重要,供应商更重要,因为那时物资短缺,只要有货就一定有钱赚,重点是如何拿到货源。当时,主要是从台湾、韩国、意大利拿货,要保证交货顺畅,就需要与各个地方的供应商建立良好关系。

  他同时补充说,需要与客户保持很好的沟通,了解到其他地方厂家的生产情况,“比如韩国有厂在增产,在供应有限的情况下,就要抢占先机把货先买定。”另外,在特殊的市场环境下,透过人际网络获悉相关资讯也很关键,“因为当时中国内地是计划经济,比如有消息说某个地方政府批了要进口多少棉纺物资,我也可以提早做准备。”

  经过四年的摸索和积累,施荣怀发展了自己的供应商和买家网络,“他们到香港会直接找我,不会绕过我,去跟我哥哥或者爸爸谈。因为他们知道,我决定的东西是算数的。”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感到自己可以独立做事了。

  随后,施荣怀也迎来了自己事业的黄金时期,他自信地说∶“八九年到九九年这段时间,做纺织品贸易这行的,没人不识施荣怀,台湾、韩国、日本的商人,也没有不识我们公司的。”当时,有七八间公司一起在内地市场竞争,恒通的市场占有率数一数二。

  人情练达有钱大家一起赚

  八十年代到九二年之前,由于韩国、日本、台湾的公司不能直接与内地做生意,而恒通在内地已经开拓了一定关系网络,便以中间商的方式存在,“那时是计划经济,都是同大型国企或者地方政府做生意,供应商也很固定,生意容易做。”他举例说,每年各一次的春交会、秋交会,就基本可以接到全年四成生意。

  但从九二、九三年开始,内地市场越来越开放,与其他地方的公司就变成以竞争为主。如何在不同形势的竞争中取胜,施荣怀认为,对价钱的掌控和拿捏十分重要,但这并非指凡事要“算到尽”,“因为是人与人做生意,就要在金钱与人情上取得平衡。”

  这种经商之道,取自其父施子清。施荣怀举例说∶“比如这批货的单价可以卖到一元五,但我爸爸就是一元三也卖。”一贯如此,宁愿少赚点,也秉持“有钱大家一起赚”的态度,“可能与他学者的出身有关系,觉得凡事不用去得这麽尽。”

  利泽长流多从别人角度想问题

  “甚至,有的生意根本不赚钱。”施荣怀接着说,“比如,某人有一批货积存在那里,如果我帮手散了那批货,他就会感激;再比如,有工厂就要停产,你提供一些货给他,他也会感激你。”给别人留一条后路,或许也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即使用不上,多交一个朋友,不会是坏事。

  “做生意与交朋友一样,都是长远的。”施荣怀说∶“所以要易地而处,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相比一些生意人以做得多大、赚得多多为傲,施荣怀更重视做生意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友情,他将感情因素视为对自己“有力的支撑”,“你会享受这个过程,就不会只有当看到钱才开心。”他举例说,以前一起做生意的韩国朋友,现在虽然已经少有业务上的往来,但都会不时见面、饮酒、叙旧,“我们都是看着对方的孩子长大。”将这些元素都加进去,他由衷感叹,值!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