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松竹後的大岛渚and etc┅

2013-03-07 04:25  来源:大公报

    

    图∶大岛渚离开松竹後,有“空白三年”

    

    □报道大岛渚的死讯时,主流媒体只懂《感官世界》,影评人慨叹,他还有《日本夜与雾》和《绞死刑》呢!不敢说大岛渚改变了日本电影史,但他确为日本电影史立下了不少里程碑。《感官世界》的破格不用多说,一九六○年《日本夜与雾》的轩然大波,大岛渚拂袖而去离开松竹,为松竹新浪潮敲起丧钟,在体制上,即是传统片厂内起革命已经此路不通。 文∶刘伟霖

    一九六八年的《绞死刑》,是ATG(日本艺术电影院联盟)第一部以“千万日圆电影”低成本模式拍成的剧情片。(之前的今村昌平《人间蒸发》不算剧情片。)《绞死刑》的成功,标具雄心壮志的年轻导演,终可脱离保守体制,拍自己想拍的电影。当然,绝对自由并不存在,剧本要经ATG的评审委员会批准,才可拍板。《日本夜与雾》及《绞死刑》不单是大岛渚自己,也是日本电影的里程碑。问题是,两片之间的八年,大岛渚是怎过的呢?其他新浪潮(不管是松竹,还是来自其他片厂)的导演,在这八年间做了什麽呢?

    大岛渚空白三年

    大岛渚於一九六一年辞职,本来还有三年约,他一心求去,赔钱了事。同年拍摄《饲育》,期间开设创造社,但影片没有挂上此名。《饲育》由大宝映画发行,大宝从新东宝分裂出来,但在翌年结业。大岛渚转到东映拍《天草四郎时贞》,东映的主力是时代剧,本来和“革命家”大岛渚风马牛不相及。《天草四郎时贞》讲述幕府时代的农民(兼基督徒)骚乱,被人当成古装版的《日本夜与雾》,可惜眼高手低,劣评如潮。

    之後大岛渚踏入他的“空白三年”,没拍剧情片,但工作不少∶为电视台拍纪录片及剧集、写电视剧及广播剧剧本,拍了两部“公关电影”,用中篇剧情片的形式,帮大企业宣传,分别为日本生命(保险公司)及五十铃车厂。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六五年播出的《亚洲之曙》,讲述日本人来中国参加“二次革命”(孙中山欲推翻袁世凯,失败告终)的电视剧,每集一小时,共十三集。全剧於二○一一年底曾在东京放映,不知几时才可在香港看到。

    说起这“空白三年”,大岛渚觉得,与其说是片厂不让他拍戏,不如说他没有题材想拍,有的话他就会捧剧本叩门。一九六五年大岛渚终於回归剧情片,以创造社名义,接连拍了《悦乐》、《白昼之色魔》、《日本春歌考》及《无理心中日本之夏》,全由松竹发行,最终抵达《绞死刑》的里程碑。与《白昼之色魔》同期拍摄的《忍者武艺帐》则由ATG发行。

    吉田喜重与筱田正浩

    吉田喜重的首作《没用的人》於一九六○年七月上映,晚大岛渚的《青春残酷物语》一个月,但声势不及《青》片。《没用的人》原本属意一位大明星做女主角,但她没有档期,加上此片不过是新导演的首作,松竹便替她推了。影片上画时,她购票入场,才惊觉走宝,这位导演的手法,跟她拍过的电影非常不同,她就是冈田茉莉子。一年後,冈田筹备她的第一百部电影,松竹让她兼任监制,选择想拍的故事及幕後班底,她钦点了吉田喜重拍《秋津温泉》,拍摄期间两人堕入爱河。

    一九六四年吉田拍完《日本脱出》後,跟冈田结婚,两口子在欧洲度蜜月时,松竹找人为影片另拍结局。吉田愤而辞职,冈田跟他共同进退,一起踏上独立拍片之路。刚离开松竹拍的《用水写的故事》由日活发行,但之後的四部电影《女之湖》、《阳炎》、《炎与女》及《雪中情事》都是由松竹发行,跟大岛渚一样要找回旧老板合作。又是一九六八年,《再见夏之光》於大除夕由ATG发行上画,直至一九七三年的《戒严令》,吉田的六部作品都由ATG发行,其中两部与ATG合资。

    大岛渚及吉田以外,松竹新浪潮最重要的导演就是筱田正浩,他的风格不及两人鲜明,和松竹的关系也没那麽紧张,留在松竹拍了十二部片才走,最後一部是一九六五年的《异闻猿飞佐助》,其间的《乾花》叫好又叫座。他比吉田迟一年走,但吉田在松竹只拍了六部电影。筱田在一九六九年也投入ATG的怀抱,《心中天网岛》也是“千万日圆电影”,是筱田较少见的异色作品。不过筱田没把制作重心移到ATG,《心中天网岛》後转向跟东宝合作了十年,中间只得《卑弥呼》与ATG合作。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