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佣生日/慕 秋

2013-03-07 04:25  来源:大公报

    孙女神秘地用双手围住我的耳朵,对我说了句悄悄话∶“aunt明天生日,刚才洗澡的时候她告诉我的。”孙女又问∶“我们送礼物给她好吗?”我小声回答她∶“没问题!”

    第二天,我拿出一盒朱古力交给孙女与孙子,他俩走到菲佣面前,对她说∶“aunt生日快乐,给你唱歌好不好?”菲佣看我们,显然非常高兴,大家拍手,用中英文唱了两次生日歌。

    往年每到七月二十七日,全家会切蛋糕为印佣姐姐庆生。连续四年,印佣都是抱我家的孩子吹蜡烛照相。不知是不是她与菲佣共事时讲过这件事,才引发近日这一幕?

    这个菲佣到我家已一年有馀,平时的工作主要是帮我们带第三个孙儿,除了夜晚不需她带睡,白天的吃喝拉撒及带去上playgrounp都由她负责。小孙儿现在十六个月大,语言上还不能与她交流,所以菲佣似乎更喜欢照顾五岁的孙女,贴住她说说笑笑。菲佣的独女仅比我孙女大一岁,可能太思念了,对眼前这个女孩子不自觉地流露丝丝的母爱。

    海外女佣离开自己骨肉来港照顾别人的子女,内心深藏痛苦,她们往往会有替代感,环顾四周的情形,见许多女佣都很疼惜小主人。我家菲佣初次来港,性情平和但动作略慢,工作上仍有许多地方须改善,不过,如果能一直保持对孩子的耐心照顾,明年的二月二十一日将为她切蛋糕庆生以作鼓励。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