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和音乐的互动/张道颖

2013-03-0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文学和音乐是两种不同形式的艺术。一种是以文字作为媒介的创作,创造出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让阅读的人能在文字中体会作者所描写的思想和感情世界。然而音乐作品是用演奏出来的声音来表现藏在音符中的感情。不可思议的是∶文学表达的种种感情,诸如爱情,宗教情怀,怀旧思乡,对自然景物的赞赏,季节变换的感受,对英雄的崇拜,人生的悲欢离合,音乐家竟然也可以用音乐表达出来。在人类历史的进展中,文学与音乐可以同列为人类文明的精华,而且这两种艺术经常携手合作,在文明的发展中,文学和音乐常常结为成旅途中的伴侣,相辅相成。

    最常见的音乐与文学的互动是音乐家阅读了文学作品,在感动之馀激发起创作的灵感而写出音乐作品。最受音乐家青睐的文学作品应是莎士比亚的戏剧,单是《罗密欧与茱丽叶》就有为数众多的音乐家为之谱曲。十七岁的孟德尔颂,读了沙士比亚戏剧後创作了《仲夏夜之梦》音乐剧。塞万提斯的《唐吉诃德》有李察史特劳斯写成交响诗。音乐家德布西根据马拉美的诗,作出《牧神的午後前奏曲》,表现出印象派的迷离幻境,让听者坠入夏日午後牧神出现的树林溪边和花丛之中。听过这首前奏曲的听众恐怕比看过马拉美原诗的读者要多得多,因为文学要越过语言的国界必须靠翻译,然而音乐却可以直接诉之听觉,不需翻译。

    有时音乐家写作歌曲需要歌词时就使用诗人的作品,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合唱就使用席勒的诗《快乐颂》作为歌词。描写在莱茵河用歌声来迷惑航行者的《萝累莱》的歌曲,其歌词是海涅的诗。爱尔兰的民谣《丹尼少年》使用二十世纪初英国作家伟勒理所写的歌词,使这首歌成为结合诗和优美歌曲的感人的作品。近代的流行音乐中,有一些摇滚乐或民谣作者所写的歌词都可以视为上乘诗歌。在七十年代流行的巴布狄伦的《在空中飞扬》,赛门和葛芬哥的《恶水上的大桥》、《史卡波洛市集》,他们的歌词都是为一流的诗作。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唐诗,乐府,宋词,元曲,可以看到诗与歌互相结合的最佳典范。诗是用来朗读吟诵的,当然要讲究韵律结构。乐府是指可以演唱的诗歌。至於宋词元曲本来就要供人歌唱的词句 ,所以也包括在广义的乐府内。填词的文人必须是通音律的作家,南宋词人姜夔就有“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的句子。作出新词来,让佳人低唱,自己吹箫伴奏,这真是迷人的音乐和文学的结合。

    另外一种文学和音乐的互动是用文字来描写听到音乐时所得到的感动。用文字来描述音乐难度极高。因为不管怎麽描写,文字都发不出声音来。唐诗中三首描写音乐的名作,李贺的《李凭箜篌引》、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和白居易的《琵琶行》被推为摹写声音的至文。这几位作者都是用想像出奇的比喻,叙述聆听时的心灵感受,来描写令人感动的音乐。其中白居易的琵琶行因为用字明白晓畅,摹写真切动人,并有弹者和听者感情互相交感,成为艺术性极高而广为留传的绝唱。

    在一个秋天的夜晚,白居易在浔阳江头送客,离别的情绪以及宴饮时无管弦伴奏,让主人客人觉得“醉不成欢惨将别”,这时候忽然听到江上的琵琶声,引起他们的注意而寻声去问是谁在弹奏。他们移船相近邀请弹者过来为主人宾客演奏。白居易开始描述这位琵琶女所弹的音乐,有如在解说一场现场演奏会。这琵琶乐曲的进行在白居易笔下有了层次分明的结构。白居易描写音乐的词句几乎已成绝响,让後来者难以超越∶“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这几句用比喻形容音乐,摹拟声音达到有听觉的效果。在音乐结尾前有暂时的休止,白居易形容此时的寂静为∶“此时无声胜有声”。“无声胜有声”等於是“寂静中的声音”的矛盾语句,白居易轻而易举毫不费力地就把无声的休止化为音乐的一部分。接下来就转为激越的高潮和终结∶“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音乐一停止,船中一片寂静无声∶“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接下来琵琶女自述身世,让白居易感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他坚持琵琶女再为他们弹一曲,他也可以为她作一篇琵琶行。这一弹的结果几乎造成无法收拾的场面∶“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白居易不但用绝妙的比喻来摹写音乐,并间接用听者的感动来衬出弹者的技艺高超和感人的音乐,到最後弹者和听者合而为一,分不清是琵琶音乐或者是琵琶女的身世,或者是听者悲伤自己的遭遇,而造成江州司马泪湿青衫的结局。

    另一种文学和音乐的结合,就是文学为歌剧提供故事剧本,像古典歌剧的《茶花女》、《曼侬》、《浮士德》等。近代出现的音乐舞台剧也用了古典文学的作品,如狄更斯的《孤雏泪》、雨果的《孤星泪》(另译悲惨世界)、以及《唐吉诃德》。更进一步这些音乐剧又被拍成电影,使文学的魅力又扩展到一般群众,譬如很多观众都看到扮演唐吉诃德的彼得奥图,穿盔甲,骑瘦马,拿长矛,勇往直冲,向风车挑战。

    音乐和文学的交流有时互相辅佐,有时也互相竞赛,既然这两种不同的艺术可以表达出类似的感情,文字和音符一路上互相刺激对方的灵感,一方面又互相挑战,让彼此碰撞,其产生的火花可使人类文明的艺术结晶更加多彩多姿。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