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到春回/黄秀莲

2013-03-08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受了伤,全身的骨骼都不妥当了。要站吗,不行,脚痛。要坐吗,不行,腰痛。要洗脸吗,不行,手痛。要睡吗,也不行,得转来侧去,才找得一个姿势可让我不觉痛楚的。

    拐杖,竟成为我上班下班以至一切活动的扶持。一个瘦弱女子,一拐一拐,在人生路上,茫茫然,不知下半生会怎样走下去┅┅

    许是天可怜我,奇遇一样,替画家陈建中统筹画展的黄耀忠先生,一看我腕上绷带物料与包扎手法,断定那跌打医术不精,极力推荐广州跌打招师傅。黄先生殷勤得要亲自陪同,竟抢代付诊金,盛情至今仍不知如何图报。

    招医生隐士一样,幽居於广州书店的员工宿舍,他温文沉静,慢条斯理,小心把我的双脚检查一下,而坐在一旁观诊的除了黄先生、建中夫人,还有友人,他们三人都觉察到我足踝仍带肿。招师傅与我,相向而坐,嘱咐道∶“不用紧张,你很自然地把脚向我这方向蹬过来吧。”就在我的腿快要蹬近他面前时,他突而用拇指和食指按在我脚踝上,听到轻轻脆脆的一声,观诊的和我齐齐一看,奇一般,足踝突然消了肿。

    呀,从前医我的江湖郎中是以死力去扯、按、压、屈,痛得我狂叫惨哭,他却借了我那一下蹬脚之力,看准位置,一下即把骨头移归正位;骨节既已正位,自然即时消肿止痛了。那疗法,正名是正骨,而他那套绝学,乃得之於少林。医到春回,万家生佛。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