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舞团打造’剧.舞‘新平台

2013-03-0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剧.舞》蕴含?创意和想像空间

    

    □香港舞蹈团和香港芭蕾舞团首次携手,带来作品《剧.舞》,由香港舞蹈团舞蹈员表演,编舞则由香港舞蹈团首席舞蹈员陈俊及香港芭蕾舞团的年轻编舞共同担任,不同舞蹈风格的作品将共冶一炉,呈现年轻编舞们的不同理念。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排一出舞剧是香港舞蹈团首席舞者陈俊一直的梦想。之前他也曾尝试编舞,不过都是些六、七分钟的短作品,比如七年前与邢亮合作的《我.想》。

    “觉得不过瘾。”他说。今次香港舞蹈团与香港芭蕾舞团合作的《剧.舞》,给了他“过瘾”的机会。

    陈俊编创的“小舞剧”《最红颜》,将於三月二十二日起在香港舞蹈团“八楼平台”演出。同场,还有香港芭蕾舞团三位舞者李嘉博、李怡燃和尊尼芬.斯纳各自的短作品。

    以舞传情 寻求共鸣

    演出取名“剧.舞”,为的是强调作品的叙事性。陈俊的故事关於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李嘉博的关於爱情,男女相遇又别离。

    不过,陈俊不想将这作品的性质框定在“叙事”上∶曾有朋友建议他为这出四十五分钟的作品取名“叙事小舞剧”,他不同意,定要将“叙事”两字删去。

    “我觉得舞蹈的优势不在叙事,而在传情。”他直言这作品是拍给观众看的,有意尝试与台下互动,“希望得到一些反馈,一些共鸣”。

    情感毕竟是普世的,不分年代,也无关国别。故事发生在清末也好,舞者身古装也罢,剧中的情节悲喜总是共通的。“我不想太强调时间性,”陈俊说,虽然舞作灵感得自一出名为《投名状》的古装电影,但你会觉得,台上故事就好像发生在身边。

    为强调不拘泥特定时空的叙事模式,他特别拣选了若干现代意味颇浓的曲目,以中和道具和布景等相对传统的意象。他直说拣选合适曲目的过程繁复,“每天都泡在混音室里”。

    舞出自由的延展性

    李嘉博也不省心,他的编舞配乐,从来都是自己写。好在,他挺享受这样一人关在房间、对电脑摆弄按钮麦克风的感觉。他小时候学钢琴学结他,长大後因为编曲又自学了爵士鼓和贝司。曾经,他帮朋友配乐,旋律中那些“呼哈嘿呦”的声效,都是他自己对麦克风喊出来的。倒也挺像那麽回事儿,以致朋友纷纷问他,“这曲子是从哪儿找来的”。李嘉博不太笑,可转述这话的时候,语气中也听得出自豪。

    对两位年轻编舞来说,今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排练时间有点儿短,完整的日子数来数去只十多天而已。“之前都是加班排练。”过往两个月,李嘉博通常是完成香港芭蕾舞团固定排练後,赶来香港舞蹈团位於上环的排练室,与唐娅和米涛两位舞者商量动作。“每天一小时,像牛油一样挤出来,一点一点抹在面包上”。

    好在,合作拍档资历深。唐娅是香港舞蹈团首席舞者,米涛是李嘉博在香港演艺学院读书时的师兄,专长是现代舞。“每次排练,只要我轻轻一点,他们即刻会意。”李嘉博说,这种编者与舞者间沟通的顺畅是他意料之外的。同样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中国舞舞者的身段和腾跳翻滚的能力。相比芭蕾的框架和规矩,中国舞更灵活,予舞者诠释的空间也更大。

    又似乎,中国舞和现代舞有某种天然的关联∶都极致洒脱,都讲求空间延展,彷佛要挣脱某种似有还无的羁绊。这也正合了李嘉博这场六分钟舞蹈小品《如影随形》的题旨∶在爱情里,牵手或放手,再见或不见,都是“羁绊”。跳芭蕾出身、看惯了舞台上“王子公主幸福一生”之类桥段的李嘉博,给这次的《如影随形》设计了一个悲伤的结局∶爱过,手牵过,转身,离开。

    “我不想故事讲得太棉嗦。”他说。虽然他的作品中常常是爱情离去,留下一地遗憾,但这样的遗憾里,并照不出他自己的影子。采访结束,天有些晚了,问他去哪里吃饭,他一笑,说回家,“家里有人做好了等我”。

    他并不会在舞蹈中讲自己的故事,就像他通常不会自己编舞自己跳一样。“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究竟跳成了什麽样子。”不懂得抽离,站在远处不带感情色彩地看,往往会遗漏很多细节。而这样的细节,恰恰是李嘉博眼中最重要的,“是衡量一个作品好还是不好的关键”。

    编者按∶《剧.舞》於本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在上环文娱中心香港舞蹈团“八楼平台”演出。节目查询可电∶三一○三一八○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