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歌》背後的故事/柳 哲

2013-03-09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杨沫,青年时代曾在北大旁听,《青春之歌》就有她在北大旁听的影子。

    她写的《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原型据说就是她自己。小说里有这样的描述∶“小俞的脸白了,她以为道静又遭遇了什麽不幸的事故。‘没有什麽。’晓燕冷淡地说,‘她在北大旁听呢。’”

    杨沫,原名杨成业,一九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生於北京,她於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北京谢世。生前担任过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委员、全国作协理事、北京市文联主席、《北京文学》主编等职务。《青春之歌》是她的代表作。

    她的三妹杨成芸,就是後来成为著名电影演员的白杨。她因父母不和,既得不到父爱,也得不到母爱。十四岁那年,她考进了西山温泉女子中学,过起住校生活。在风景如画的校园里,她除了应付必要的功课以外,全身心倾注阅读中,广泛涉猎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

    一九三一年春,父亲破产,逃亡不知去向,这个家庭瓦解了。母亲把十六岁的杨沫强嫁给了一个国民党军官。她毅然反抗这桩包办婚姻,又跑回到西山的学校。女儿的行为激怒了母亲,她断绝了对杨沫的一切供给。

    一九三一年九月初,杨沫去香河教书,就是新结识的北大国文系的学生张中行介绍的。去香河之前,她又与张中行见了两面。杨沫感叹张中行的书多,学问大,博古通今。张中行也喜欢杨沫的清爽、热情,以致在杨沫上车离别之际,两人竟然已是恋恋不舍了呢。此後,两人开始了频繁的通信联系,感情迅速升温。

    一九三二年,杨沫与张中行相爱并同居,他们当时住在北京沙滩附近的一个小公寓里,靠张中行家里寄来的少许的钱,艰难维持生活。

    一九三二年夏,杨沫怀孕数月後,不好意思住在自己家里了,就悄悄在张中行北大宿舍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作为安身之所,张中行也时常过来照看她。

    当时两个人的感情已经有些隔膜,经常相对无言。最後,杨沫去小汤山妹妹白杨的奶妈家,把孩子生了下来。儿子生下十二天後,杨沫把儿子留给奶妈照看,自己坐一辆毛驴车,从乡村回到了北京。没让张中行花一分钱,费一分力,杨沫就把孩子的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张中行也就很快恢复了对杨沫炽热的爱。

    杨沫虽然埋怨他,却还是深深地爱他,原谅了他。自此,也就是一九三二年的下半年,两人在沙滩的小公寓里开始了同居生活。杨沫给丈夫做饭、洗衣、缝缝补补,过失学失业、半饥半饱的生活。

    一个偶然的机遇,成了杨沫苦闷生活的转折,她终於从小家庭走出来,走进了大社会,成了她人生的转捩点。

    一九三三年的除夕夜,杨沫来到了当了演员的小妹白杨的公寓。那里聚集十几位东北流亡的青年。他们都是大学生,共产党外围组织“剧联”的成员,也有共产党员。这个晚上是杨沫生活道路上的新的里程碑。这里程碑式的一幕,在《青春之歌》第一部第十一章中,艺术地再现了出来。

    杨沫认识了宋之的等共产党员和革命青年。他们宣传抗日,痛斥国民党的不抵抗主义,向她介绍马列主义书籍。杨沫读的第一本理论书是《怎样研究新兴社会科学》,还读了高尔基的《母亲》等小说。

    从一九三一年到一九三六年,她当过三次小学教员,当过家庭教师和书店店员。那几年,她多是住在沙滩低矮潮湿的小公寓里,为的是便於在北大的旁听。

    此时的杨沫,一颗年轻的心全部被共产主义学说吸引去了。她寻找共产党,寻找力量,寻找新的生活方向,甚至到狱中去看望被捕的同志,为他们做了不少的事情。

    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姑娘,开始拿起笔来参加斗争了。她在一九三四年三月十五日东北救亡总会办的《黑白》半月刊上,刊登了处女作《热南山地居民生活素描》。这一时期她的创作热情很高。

    杨沫晚年回忆说,当时我不知深浅,但勇气很足,得空就写,写散文、纪事、报道和短篇小说,用“小慧”的笔名,常向上海《中流》和《大晚报》副刊等报刊投稿,发表於一九三七年的四个短篇小说,都是这一时期创作完成的。

    《怒涛》写的是女知识青年美真,割舍了小家庭的爱,为大众的幸福,牺牲个人感情投身火热斗争的故事。主人公美真明显有作者自己生活遭遇的影子,也是《青春之歌》的主角林道静的雏形。这篇小说,是《青春之歌》最早的胚胎。

    在北大周围学习和生活的经历,成了杨沫早期创作的源泉和动力。经过她不懈的努力,最终功成名就,成为引人瞩目的大作家。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