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吕根岛/林中洋

2013-03-1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吕根岛“普洛拉的海滨浴场”残存的建筑群犹可见当年气势/林中洋摄

    

    我们去吕根岛(Rugen)的时候,正是早春,旅游旺季尚未开始,岛上除了当地的居民,游人还不多,偌大的岛显得空荡荡的,不过这正合我们的心意,我们可以沿几乎无人的海边长时间地漫步,在黄昏的沙滩上对饮红酒,看一轮落日缓缓沉入海中。

    吕根岛是德国最大的岛屿,位於波罗的海,这个岛以它的白垩岩以及国家公园而闻名,风景秀丽独特,经常被称为德国最美的岛屿。那国家公园,也就是自然保护区,在东北面的亚斯蒙德半岛上,这里有巨大的以欧洲野生山毛榉为主的森林,林子里草木?茏,青白的阳光透过树梢,投下长长的光影;走过这片树林,就到了白垩岩构成的海岸。最壮美的莫过於名叫“国王的宝座”(Konigsstuhl)的白垩岩了,它一百一十八米高,陡峭突兀,彷佛直立在海面上,从旁边的“维多利亚角”看过去,那“宝座”显得越发高傲挺拔,在阳光下白得耀眼,衬身後深蓝的海水,确是一幅绝美的图画。

    当然,吕根岛的美,不是现在才被人发现,十九世纪初,画家卡斯帕.达维.弗里德里希就曾在这里创作了著名的油画《吕根岛上的白垩岩》(Kreidefelsen auf Rugen);第三帝国的时候,希特勒想在这里建成一座可以供两万人同时度假的营地,这座庞大工程的废墟至今仍矗立在萨斯尼茨与宾茨之间的普洛拉海湾,诉说那一段不堪的历史。

    我们的车子驶近普洛拉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树梢上方露出的褐色大楼的上部,因为久无人气,显得阴森森的。等到了近前,才发现刚才看见的不过是一座作为楼梯间的侧楼而已,这样的侧楼有很多座,外形一模一样,将主体建筑连为一体。从面海的那一边看,这些六层高的连体大楼沿海岸线,延绵伸展几公里,一眼望不到头,如今虽然门封窗坏,一派凄凉,但仍可以想见当年建造时的规模与气势。

    这座被称为“普洛拉的海滨浴场(Seebad Prora)”的建筑是希特勒上台之後、二战爆发之前纳粹德国所开动的大工程之一,其目的不只是为了给人民提供一个大规模的度假疗养的场所,而是希望人们能够“从喜悦中获得力量”(“Kraft durch Freude”),然後可以更好地工作或是准备打仗;同时,希特勒也想通过这样的工程获取民心,宣传纳粹党的“理想”与主张。这项工程从一九三五年起正式动工,原本计划建成一个长达四点五公里、由八栋连在一起的大楼组成的巨大旅馆,这些大楼完全相同,各长五百五十米,可以同时容纳两万人。每个旅馆的房间都面朝大海,走廊和楼梯间则在背海那一面的侧楼里。除了普通的房间和卫生设施,这个工程还计划建造游泳池、保龄球室、日光室、电影院等集体活动设施。虽然这样的一个“宾馆”更像一座兵营,其总体设计却在一九三七年的巴黎世博会上得了金奖。一九三九年,二战爆发,尚未完工的“普洛拉的海滨浴场”工程於是搁浅。

    二战中,这里曾是纳粹空军後援队的训练场以及军警的驻扎地,一九四三年,汉堡被轰炸之後,很多流离失所的汉堡人在这里找到了暂时的藏身之处,二战末期,这里还是临时医院以及从东欧被驱逐回来的德国人的避难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後,吕根岛归属於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普洛拉的海滨浴场”作为警察营和兵营曾驻扎过一万多的士兵。两德统一之後,这座建筑的一部分曾作为青年旅馆被继续使用,如今,除了一个小博物馆和几个可以提供展览的房间和厅之外,偌大的建筑就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儿,虽然受到德国的文物保护,但经不住时间的腐蚀,慢慢地荒颓废败。

    德国人保留“普洛拉的海滨浴场”,不是为了“纪念”那一段阴暗的历史,而是希望後人不要忘记它。能够如此正视自己的错误并真诚地忏悔,是需要勇气的,在这一点上,我很佩服德国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