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温哥华

2013-03-1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下午气温一度,又除夕啊,这麽快!让我想起过去连串欣喜与悲愁。晚近十多年里,每年除夕老是那麽寒冷。到了黄昏时分,天空突然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气象环境局紧急宣布,一股东北纽芬兰强烈冷流,从东部吹袭,紧随大雪暴即将降临;呼吁市民车辆,没必要切勿上街,所有公共巴士四十五分钟内停驶。中午和老友庄臣(Johnson)品茗,用iPad上网,知道今晚午夜雪暴,没料到提早来了。匆匆离开埋单(结账)前,他对我说∶很羡慕老兄你这把年纪,仍体强力壮,健步如飞,不必住进安老院。心田先祖种,福地後人耕,真是前生修来的福气啊。谢谢你,我用英语回答说∶时间还早呢,赶哪儿去?

    他比我年轻十岁,游目四顾好一回,也改用英语回答,好像害怕前後左右茶客知道秘密∶会到哪儿去,还不是老地方?哎,那要快点赶去啦,今晚会来暴雪。这,他说∶不用替我担心,路程短。反正我就是为了能天天探望她,及时照应,特别搬过来的,也习惯了每次步行去回。

    儿子和子女本来约好了,带两盘小菜来吃晚饭,听到雪暴紧急预报,打电话通知我不来了。Sorry dad,你一个人吃除夕饭吧。Thank you, my son。回到家里就收到这封神秘电邮了∶Hi, how often do I miss you! You should know who I am and where I live(嗨,多麽怀念你啊!你应当知道我是谁,住在哪里。)没有署名,邮址是列治文Richmond夏日假期酒店。

    连忙打电话去查问。经理一口咬定回答说,公司严格规范,全体职工不能愚弄客人。先生,十居其九是黑客。这麽无聊所为何事?我在电话里问。先生,他们是不为什麽的。总之,愚弄别人自得其乐。世间就有这麽无聊的人,我见得多了。谢谢你。不必客气。晚饭吃到一半,雪暴连冷流准时驾到,排山倒海,气势凌厉逼人。一面细嚼慢咽,一面翻开记忆所及种种前尘往事;再对照好开玩笑,但不常碰头那几位朋友,试试找出这名多麽怀念我的神秘邮客到底是谁。可惜他们都不是电脑人,当然没半点线索头绪。暴雪一来就来,巨人那样迎风呼啸,地动山摇,稠密而蔽目,连对面的房屋也看不到。这样的雪暴,多年未见,太像不速之客。神秘邮客的电邮也随即忘掉,向陌生人说多麽怀念你啊,谁相信?无聊人我也见得多了。

    她身穿白光熠熠、天使一样的华衣,脸孔秀丽安祥,很面善啊一下子却叫不出名字来。她告诉我说在这里真好,不用为她操心。看,我已经盖了三座房子,一座为你,一座为父亲,一座为祖母。你住在这里?我们虽然见过,但记不起你是谁。你告诉我这些事与我何干?我继续说下去∶这地方,我行遍万里路也没见过。你现在没见过,始终会来的。叫什麽地方?永今eternal-now。你好好想想吧。其实我和她面对面谈话,看似相隔很远,却近在咫尺;但老是想不起这张好面善的脸孔,究竟在哪儿见过,一朵云彩轻轻飘过就消失了。她嘱咐我好好想想,首先想到的是,新约圣经《马太福音》,记载耶稣登山变像故事,然後就想到爱因斯坦相对论,宇宙第四维是时间─空间。爱因斯坦说∶当速度达到光速每秒十八万六千哩,时间是静止的。速度越快时间变得越慢,已进入四维时空。那是不是“永远现在”的永今状态?

    我记不起什麽时候醒过来,只是赖不起床。尽管梦境稍纵即逝,整个白昼却不断萦绕脑海。揭开窗帘,白蒙蒙雪暴比昨晚弱了些。时针恰好指七点十五分,睡了差不多八小时。网上气象环境局再预告,下午三点左右,暴雪才会停止。积雪太厚,早习惯了下雪天不开车外出,女儿替我储备足够三天粮食,以及大量蔬菜。内孙女塔玛拉(Tamara)来邮,请我提供有关曾祖父母充分资料,为了正在赶写一篇,关於我家族谱(family tree)的研讨报告。

    你父亲没有吗?她回覆说他记得以前收藏过几张,一张是手抱爹地一岁生辰那年合照。我也见过这张照片。可惜找不到,不知放在哪里。

    我记起了这张旧照片,一九七一年在新蒲岗故居拍摄。好呀,塔玛拉,待我找了,立即扫描给你。事有凑巧,过了不久外孙女(Natasa)也打电话来∶公公,您好。祝新年快乐。

    您好,新年快乐,有什麽事要我帮忙吗?

    没什麽,纳塔莎继续说∶公公,我们真幸福,每年过两个新年。

    只想告诉我这些?哈哈,我们实在幸福。

    不。首先,Mom要我通知您,下个月九日晚上六点钟,到我家来吃农历除夕团年饭。已经约好了莺哥uncle Albert一家。

    好啊!每次农历除夕新年这段时间,天气非常寒冷,零度甚至零下。如果像昨晚除夕那样,突然雪暴呢?

    唉,蠢猪dump公公,那就取消啦,哈哈┅┅

    哈哈哈,我也大笑起来。笑声穿云越空,传到很远很远,直到纳塔莎咭咭咭再说下去∶公公,正经点好不好?我准备写一篇作业paper,The Late Beloved Por Por Grandma In My Memory(我记忆中敬爱的已故外祖母婆婆)。我找出来您和Por Por两张最好的照片,合成一张最精彩的双人合照,下载文中当插图。等会扫描过去给您先看一下。

    好得很啊。连文章也一并传过来。我相信你一定写得超出水准,充满怀念感情。

    谢谢公公。要是您发觉有哪个字眼用得不妥贴,或者不够传神,就替我改改吧。

    不敢不敢,纳塔莎,你的英文写作,比我优胜多了,哪里敢改动一字哩。

    我後来收到外孙女邮过来这张双人合成照,一看,整个人马上呆若木鸡。原来啊┅┅,一股反常的歉疚感,变成超强力量染透全身,快要爆炸似的,但又给另一股更超强力量遏止住。那几十秒内,浑身上下非常难受,奇怪的是,一刹那间竟回复平静。暴雪过後窗外晴空万里,没有任何声音。眼睛空空洞洞,望向光年以外的远方。闪光突然若隐若现,像香港除夕夜上演的烟花。

    随闪光一隐一没,接连浮现好些睁眼张口,看似唱歌又似演讲奇异陌生脸孔,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爱因斯坦所说的四维空间,正是这些数以亿计异人居所。他们的相貌,大抵就是这模样了。中国人说幽灵,含义其实不对,正确说法应当叫永今子民people of the eternal-now。我清楚知道,许多人包括我认识的友朋,都住在那里。死亡算不了什麽,只是身体改变。唯有也必须这样改变残躯,才能一下子就跃进永今异世。这样的异世,永远不会再有战争和恐惧,也不再有临头苦难,和她一起直到永永远远。

    

    二○一三年元旦清早九时脱稿,晚上修正

    

    卢因,原名卢昭灵,一九三五年香港出生,五十年代初开始写作,一九七三年移居加拿大。现为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创会会长,著有《温哥华写真》、《一指禅》、《三喔尽》等。作品多在《香港文学》、《城市文艺》发表。一贯强调小说/散文实验性,近年全力投入魔幻写实短篇小说创作。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