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双城记‘骨肉分离

2013-03-1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二瓶干雄一边打电话,一边注视福岛家中挂的女儿照片/法新社

    

    【本报讯】综合美联社、法新社9日消息∶日本“3.11”大地震所引发的海啸,导致了20年来最严重的一场核灾难。尽管官方记录中无一人因核灾死亡,但民众受到无形的伤害更大。专家发现,近两年来,灾民承受的最大健康问题,就是精神上的痛苦。父亲要谋生而留在原地,妻儿为了躲避辐射迁居别处,“双城记”导致的骨肉分离情况,并不鲜见。据悉,福岛县目前尚有16万馀人流离失所。

    虽然潜在的患病风险更令人关注,但大灾难引起的生活的不明朗和巨变,确实造成普遍的心理损害。

    一份由福岛县立医科大学向当地居民发放的问卷发现,6.75万名受访者当中,约15%都在常用压力量表“凯斯勒心理疾患量表”中显示有很大压力,比起总人口的3%要高得多。21%受访者,在一份用来检查患创伤後失调症的核对清单中获得高分。公共卫生学教授安村诚司说,精神损害有可能成为核灾难中最大的健康问题。

    美国精神病学家布罗米特说,切尔诺贝尔核灾发生十多年後,疏散人群中育有年幼子女的母亲们,患创伤後失调症的比率是总人口的两倍。

    分离压力大 遭遇“核离婚”

    自从“3.11”过後,42岁的货车司机石谷宏孝(音译)就继续留在福岛县南相马市的家中独居,妻子和3个儿子就迁往毗邻的山形县暂住,以免辐射伤害到孩子们。

    为了逃离平日的孤寂感觉,他每逢周末都会开车3小时去看望家人。他说∶“如果情况真的安全,我希望他们回来。但现在很难说。不同的人会说不同话,加重了我的压力。我不知道该信任谁。我不在乎自己吸收了多少辐射。但当我想到我可能对我的孩子造成的影响,我就不能让孩子回来了。”

    灾民有时分离的压力太大,造成所谓的“核离婚”现象。石谷说他的婚姻没有问题,只是妻子感到孤寂而已。他67岁的母亲抹眼泪说,她想念已经搬走的孙儿。

    和石谷同样遭遇,还有二瓶干雄(音译)一家。由於经济低迷,38岁的他无法辞去福岛市内一家汽车零件厂的工作,只能与暂居东京的妻子和两个女儿,过分隔两地的生活。他说,“我不知道这种生活何时会到头,机票太贵,我只能隔四个星期去一次。过这样的双重生活,不管在经济和心理上都是一种煎熬。”

    日本当局也注意到灾民需要精神协助,加派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医生到当地的医疗机构,又在灾民临时住所组织支援团体。但专家们承认,很多人的心理需求并没有被满足。

    民众抗拒看心理医生

    最大的阻碍,是文化中对於求助精神病专家或辅导中心的抗拒。这种心态在东北地区尤其严重,当地人普遍认为私事不可告诉外人。他们觉得,患严重精神疾病的人才需要去精神科诊所,自己所受的精神压力根本不该去找专家帮忙。

    灾民宣泄压力的渠道不多。灾难前,石谷每月会和朋友出海打鱼减压。但自从听说鱼类受污染之後,他就不再这样做了,与朋友们交流,最後只会骂政府无能。

    石谷打电话去东京电力公司骂了不知道多少次,每次却都只遇到无法做任何事情的底层员工,反而倍感无力。东电、政府一副赔偿了就不管的态度让他恼怒。他说∶“我宁愿他们出宽敞的办公室协助清理。他们在东京拿高薪,根本就不是住在这里。”

    数小时後,当石谷和妻儿坐在山形县的温暖租屋里,吃热汤晚饭,他的心情平服下来。这里不是家,但感觉就像在家。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