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以诗会友

2013-03-11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有远道而来的诗歌爱好者,带?余光中(左)写香港山水的《沙田山居》请诗人签名合照/中新社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这是余光中名诗《乡愁》的名句。余的乡愁随近年两岸关系的改善已杳然而去,这个一度叱文坛的文学家如今重回中文大学,已然八十五岁了,上台时步履稍见蹒跚,但还是精神饱满地与青年学生一起欣赏以他命名的诗歌音乐会。有学生以其诗句“一眨眼,算不算少年”说他年届花甲,他打趣说∶“花甲之年?太客气了,再加二十年就差不多。”/实习记者 马文炜

    康文署主办的“那些年──文学家留给香城的印记”系列活动,以“诗人的缪思──余光中诗歌音乐会”打头阵,在3月2日及3日於香港公园茶具文物馆举行。活动前一日,署方特地在中大邵逸夫堂为年轻学生举办一场“学校文化日”音乐会,既设导赏,又请来余光中与同学们对话。

    提到余光中,莘莘学子往往想起他的代表作《乡愁》。一句“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犹在耳边,有同学问今天的乡愁有否减退,这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表示自己从90年代起已多次回到大陆,乡愁之情不复当年,但那是指形而上的乡愁,即指历史文化之愁,而形而下的乡愁,如北京烤鸭的味道他仍然很怀念。在台湾戒严的年代,莫说游历大陆,对他来说,就只是踏足、只是探望亲人,“浅浅的海峡”也如隔万重山。

    成语不太逻辑但很美学

    “一片大陆,算不算你的国?”柯大卫和关杰明以二重唱,唱出了余光中另一名诗《江湖上》。余的诗充满音乐性,彷佛与旋律并生,尤其是在四段式的运用,曲谱於第三段变奏,颇有浑然天成之感。两岸三地作曲家也从中取得灵感,谱成歌曲。是次音乐会以余诗贯穿两岸三地作曲家三十多年间所谱成的歌曲,并由众声乐家演绎。余光中表示,歌曲未必完全表达自己所想,但认为作品是很“Personal”的,变化亦属自然。他指出,中国古典文学本身就有音乐性,“平仄对仗就是例子”,所以能结合音乐和诗作是很自然的。

    能与著名诗人对谈,同学们也不忘取经。讨论到“没成语警句就成不了好文章”这个话题,余光中表示,“读过书的人每天都免不了用到成语”,他以“一言难尽”为例,说明有时白话就是棉嗦。他补充,“用得少就不够圆润;用得太多又陈腔滥调”,认为最重要是适可而止。他继续评说中国成语,“千军万马难道就真是一人驾十马吗?”他指出中国成语是“不太逻辑,但很美学”的。

    著有《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作品的余光中,上世纪80年代离开中大,回到台湾任教,现为中山大学讲座教授。三十多年後重返中大校园,他表示,能回到中大,感到很开心。

    余光中是当代文学家,以新诗、散文、评论及翻译闻名海内外,已出版专书五十多种。他精通中、英及多种外文,包括德文及西班牙文,历任多间大学的中文系及英文系教授,享负语言大师美誉。近年来在两岸三地游走、居住兼教学,他曾形容∶“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

    其诗作有浓郁情怀,善用意象来表达其乡愁,香港作家陶杰评之为“用中国文字意象之第一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