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机构须配合改革新思路

2013-03-11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昨日国务院公布了机构重组方案,显示新一届政府立刻启动改革,并先从国务院部门开始,走出了亮丽的第一步。但深度改革必会带来巨变,自然有一定风险,必须严加掌控抑弊扬利,才可保证改革能竟於成和取得预期效果。部门重组乃复杂的系统转换工程,面对的难题不少,对可见的要认真应对,对未可见的要做好两手准备,以防出现前所未料的情况。其中铁道部的改组影响国计民生尤大,更是不容有失。

    改组涉及多个领域,最终可令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四个。数字上的加减多少并非很重要,关键是重组的方案是否合理。这次重组主要是铁路政企分开(铁道部取消而行政功能并入交通部),整合卫生和计划生育部门、食品药品管理、新闻出版和广播电影电视、与海洋及与能源相关的机构等,从思路看可说是基本合理。铁路行业政企分开是必然的改革路向,早晚要做,这次终於踏出了重要的一步,将可开启铁路发展的新篇章。食品及药品安全已成为困扰全国全民的重大问题,连香港也受累搞出奶粉事件,强化管理自是众所期盼。在当前领海纷争升温的严峻地缘政治形势下,海洋管理要兼顾维权、资源开发和环保等多方面,情况复杂任务紧迫繁重,强化架构扩大功能的需要自不在话下。能源局的管理范围对发展及民生均举足轻重,故必须强化统筹,将电力监管职能纳入乃势所必然。

    重组思路基本合理,却不代表过程便可一帆风顺且效果理想。实行时面对的难题有两大类,一是政治及社会上的,各种相关利益要重新分配,只能由中央摆平。最根本的方针是以民为本效率为先,只有保障民生和提高效率才是利国惠民的改组。二是涉及经济、商务及公共管理的技术性问题,需要高度专业的重组领导班子及具体方案。最根本的是,新的架构组合必须有新的管理、管治思维作配合,否则便只是没有改革灵魂的机械式改动,纯属换牌游戏。

    以能源为例,多年来便未能处理好能源比价的订定。不单能源价与其他物价相比或觉偏高或觉偏低,各种能源之间的价格比不合理也引发问题成箩,煤电间及燃油原油间的价格倒挂,乃引致间歇性“电荒”、“油荒”的主因。如何完成能源价格改革已是个难题,何况还有各种扭曲性的补贴及税费优惠要清理。此外,如何更合理有效地支持新能源发展同样重要。

    相比能源来说,铁路的问题更复杂难解,政企分开说易行难。单是发展规划的恰当分工便很费神,因要避免企业的市场驱动,和部门的社会、安全以至地缘战略需要之间发生矛盾。分拆後的铁路企业是个大块头,是否属自然垄断不能拆细?否则又如何拆细(如垂直或水平分拆)?如不拆细又应如何监管?同时交通部变大了後,能否理顺、协调好不同交通模式间的竞争,如高铁出现令航空业受压等。此外,更要重视分拆後的安全问题∶外国及中国的大改组(如私有化、政企分开及企业细分等)都有引致意外率上升的负面经验。

    总之,部门重组後改挂招牌只是个开始,许多政策工作要跟进配合,做得好可拉动整体经济改革,做不好风险浮现便满盘皆落索。现既开了头,有关当局今後必须如履薄冰,既要创新又要踏实地推动重组进程。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