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权‘不可须臾放弃/□黄立诚

2013-03-11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政治局常委俞正声,日前在会见港澳政协委员时指出,香港不能成为颠覆中央的阵地和桥头堡、要确保爱国爱港力量在香港的长期执政。这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香港当前政治现状的核心问题。鉴於如此形势,香港社会应当有充分的醒觉,爱国爱港力量更应团结起来,确保执政权不能落入反对派手中。

    事实上,正所谓“黑云压城城欲催”,随全面普选的日益临近,外国政治势力正在加紧与本地政治傀儡的合作,以全面出击之态,意图撕开裂口创造“执政”的历史。尤其明显的是,前民主党主席李柱铭的昔日议员助理、现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联同几名政治学者,鼓吹一场“占领中环”运动,煽动以暴力、违法的“公民行动”,来进行所谓的“争普选”。

    “占领中环”是夺权手段

    反对派将这场行动说得冠冕堂皇,口口声声说是要达到“与中共对等”谈判地位、确保香港获得真普选。但实际上,这些不过是虚伪的政治口号而已,其真正的目的与三年前的“五区公投”如出一辙,是想通过发动一场全民政治运动,以帮助整个反对派阵营在未来三场选举中取得胜利。从根本意义而言,“占领中环”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要“夺权”。

    当然,香港已经回归,无论从任何层面来说,香港是直属於中央政府的一个地方政府,不论如何选举,都不可能改变此种宪政地位。之所以说不能让反对派“夺权”成功,原因在於,香港的反对派政党实际上是一群政治傀儡,背後真正扯线的,是那些长期受英美收买的政治人物。而他们所代表的,不是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而是如何确保英美在香港的政治经济利益能最大化。因此,如果让反对派藉误导市民而获得香港的管治权,最终只会让外国政治势力坐大,市民的整体利益被一点一点的蚕食。这岂是香港社会所愿看到的?

    执政权,简言之,是关於执政的权力,是关於执政党如何掌握国家政权,按照政党的意志支配政权从而实现党所代表的利益或党的执政目标的权力。一个现代政治社会的构成通常有三个要素,公民、政党和公共权力。所谓现代政治(或称现代民主政治),简单说来,就是公民、政党、公共权力三者之间的联系以及由此形成的基本架构。香港固然只是地方政府,所有主要官员必须获得中央政府任命方能履职。但由於历史原因,所拥有特殊的政党政治,本质上与西方社会有类同之处。如果反对派在西方政治势力支持下成功获得特首普选的胜利,极有可能会对香港现行宪政制度构成潜在威胁。联系到近年来不断强化的“港独”意识,极其危险之变化将在反对派“上台”後於香港出现。

    对反对派莫掉以轻心

    当然,香港市民不是如此轻易能被误导的,爱国爱港力量所代表的意识形势,也在香港拥有绝对的影响力,反对派“夺权”未必能如此轻易。但鉴於反对派正在聚集力量、发动一场巨大的政治运动,这种“执政权”的丧失,并非没有可能出现。

    俞正声在讲话中指出,2017年普选,如果出现和中央政府对抗的力量,离心离德的力量在香港执政,对香港不好,对国家也不好。“确保爱国爱港、爱国爱澳的力量在香港、澳门的长期执政,是港澳人民改善生活,经济平稳发展的关键,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一件大事。”未来的香港特首,必须获得全港市民的支持,更要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两方面缺一不可。如果反对派以为可以“挟民意以逼中央”,势将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这绝非香港市民所愿见到的。

    七百万香港市民中,绝大部分都是爱国爱港人士,尽管他们有不同的政治见解,但对国家、民族、社会的高度责任感与爱护之心,毋庸置疑。我们所说的要把“执政权”牢牢把握在爱国爱港者手里,实际上是要维护七百万市民的共同利益、维护香港的核心价值、维护“一国两制”以及香港的繁荣稳定。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