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圣诞不下雪/黄贝妮

2013-03-11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虽说二○一二年圣诞节早已离我们而去,但在澳洲过圣诞,那种相对其他北半球国家更是奇葩的风景,仍令我念念不忘。

    这话咋说?先问个问题∶你是不是一直觉得圣诞节就该下雪的?夏天过圣诞的感觉应该很不习惯吧?它向来是个冬日庆典,很难想像无拘无束地换上泳装、踩滑浪板往沙滩庆祝,会是何等模样。可不是嘛,别人的广告上都是圣诞老人裹得像子,踏雪橇,骑麋鹿来送礼物。澳洲不,圣诞老人穿短袖热裤,骑海豚朝你奔来┅┅哦也看到过圣诞雪橇车还真有雄鹿拉的,不过那雪橇下面装了轮子,穿红色毛皮大氅的圣诞老人,踏冲浪板到海滩去吃露天火鸡烧烤┅┅膜拜啊!当时我特别佩服那个圣诞老人┅┅在这高温达三十至四十度的天气,还穿那麽多,会不会发高烧入住医院?

    你还可以看到,在几十株二十六米高的圣诞树下,一千九百面全新节日彩星旗和成千上万盏斑斓的夜灯装点下的悉尼大街小巷、社区广场和街心公园,到处是光上身汗水涔涔的小伙子和穿短裙的姑娘,而商店橱窗里却精心布置冬日的雪景、挂满雪花的圣诞树和穿大红袄的圣诞老人。这种酷璁和严冬景象的强烈对比,恐怕在西方国家是独一无二的。要怪就怪澳洲的地理纬度─刚好跟北半球反的。

    澳洲是南半球的国家之一。十二月底,正当西欧各国在寒风呼啸中迎接圣诞时,澳洲正是热不可耐的仲夏季节。但澳洲人聪明得很,他们把热带风情的庆祝方式与欧洲传统圣诞节的经典元素融合在一起,那欢乐快活的感觉一点也不输给别人。

    每家每户从一个月以前就开始忙活起来─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而是就为了做一顿前无古人、後无来者,让人食欲暴走的圣诞大餐。买食材、购置烹饪器皿、准备礼物┅┅忙得汗流浃背,不亦乐乎。我办公室里的Mano是印度人,跟中国人一样圣诞节对她来说不是那麽神圣。有天Mano幸灾乐祸地跟我说∶“澳洲人为了准备圣诞大餐每家压力特别大。要想怎麽喂饱四面八方赶来的三姑六婆啦,怎麽比别人家的菜要更别出心裁啦。看他们准备食谱,我就心堵。还好我们不用那麽麻烦。”我也嘿嘿地笑了笑。

    真没想到,澳洲人过圣诞还那麽“传统”。所谓传统,就跟咱们中国春节一样∶北方人家迎春节估计还是自己做年夜饭、包饺子啥的,但南方就我家来说一般就直接奔饭馆,谁还费那劳神下厨子啊?澳洲人在这方面显得特勤劳,家家必备的节目就是主男或主女弄苹烤猪腿放在桌中间,旁边必须来个巨型流油的牛排、羊排或猪排来衬托。一圈肉下来就是各式各样的色拉,红的绿的白的,叶子各色各样和不同味道的色拉酱还有鸡肉丝,或者鲜虾鱼肉。嗨,面对这一桌丰盛大宴,第一次在澳洲人家过圣诞的我,也惊讶地掉下巴─谁说只有中国的菜是色、香、味俱全的?

    这是主桌上的主菜。接下来,圣诞日那天全天候供应食物。主妇煮男们从平安夜起很多就在露天搭开BBQ(烧烤)架子开始烤牛排、洋和香肠。说起烧烤上的食物,澳洲人还特意在电视媒体互联网上频频做广告,因为全世界都以为澳洲人只会在BBQ上烤虾,这让他们异常委屈,其实比起烤虾来,烤牛排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所以藉圣诞节,澳洲各地开展“牛排烧烤”比赛活动,并号召大家把烧烤情景都拍下来,然後在全澳洲巡展或将照片上传网络,展现给世界人民─咱虽然是岛国,但也盛产多汁的牛排!

    烧烤在热闹地进行,为了调调口味,主人还要想尽招数变出点甜点来。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像置身於魔法公园里,什麽迷你巧克力喷泉,彩虹一样的冰淇淋,飘焦糖口味的萝卜蛋糕┅┅澳洲人对带糖的食物特别敏感,这个敏感不是过敏,而是当他们吃完了甜点後精神特别充沛像打了鸡血似的。为了避免情绪上的大起大落,澳洲人一般尽量避免吃带有高糖的食物,但圣诞节,“一年只有一次,这叫奖赏自己”澳洲人这麽跟自己说。吃饱喝足後,男女老少就跳起“迪斯科”和“袋鼠舞”,一直要闹到深夜才结束。喝醉了的,便往草地上一躺,在如雷的鼾声中迎接圣诞老人的莅临。

    这个烈日炎炎的圣诞节,大家最期待的时刻,莫过於拿到属於自己的礼物了。在人人心情都大好的时候,主人一声令下,全都聚在圣诞树旁,等待年龄最小的孩子先给家人发礼物。这个程序可是有规矩的∶家人互送的礼物都得摆放在圣诞树下,然後统一发放,你不能提前送人,也不能独个拆礼物,这在澳洲人眼里都是不吉利的。那包装得美轮美奂的小礼盒堆成一座小山,装满了神秘,人人都会猜哪个是我的?是谁送的?这一天,澳洲父母给子女最好的圣诞礼物,莫过於一副小水划,在灿烂的阳光下到海里弄潮,绝对是享受圣诞的一大乐事。那天,我在Chris家收获到了一张礼品购物卡,Chris的妈妈戴上了我送给她的项链,Chris的爸爸用上了我送给他的天然香薰安神精油。

    也在此时,我的情感神经是最脆弱的。我会想起遥远的、处於北半球的那个家,想起冒严寒也开始为春节忙碌的亲人们。

    圣诞节每个澳洲人都像归巢的鸟儿,回家和亲人团聚。Chris的父母之前问我,这个节日和家人怎麽安排?我说∶“圣诞节跟我们关系不大,所以不怎麽庆祝的。”一开始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我解释说,中国春节我们才像你们圣诞节那样家人聚在一起。“那我们就把你收留到我们家过啦!”Chris的父母哈哈笑揽过我的肩膀。

    节日黎明,我打扮得漂漂亮亮,与Chris家人互致问候。他们不像往常那样说声“早安”,而是说“圣诞快乐”!确实,一个民族的节日就是它一种文化的生日,当我们在辞旧迎新中寄托感恩与希望,享受团圆、亲情、祥和、喜乐、幸福时,谁还在乎它是下雪呢还是骄阳当头?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