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生在普通学校变自卑/本报记者 彩 雯

2013-03-12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融合生余炜琳表示,如果可以再选一次,不会再入读普通学校/本报记者 彩雯摄

    

    余炜琳听觉有缺陷,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沟通。她渴望了解并融入正常人的生活,於是在升读中四的时候入读普通中学,但这种融合教育没能帮她实现预期。如今已在香港中文大学语言研究中心担任研究员研究手语浏览器的她,回想自己颇为全面的特殊教育经历,表明“如果有机会再选一次,我不会选择普通学校。”

    健听人难理解需要

    平机会去年十一月公布的“融合教育制度下残疾学生的平等学习机会研究”报告,让像余炜琳一样的特殊学生再受关注。研究显示这批特殊学习需要学生(SEN)在已经推行了十年的融合教育下,并没能取得相对平等的学习机会∶融合生无法融入普通学校的学习生活,普通学校老师缺乏特殊教育培训而无法配合融合生学习,政府对融合教育虽有“全校参与”模式,但实质推行及成效并不显著。她觉得政府在融合教育方面做得不够,至少多数健听人无法理解他们的需要。

    两岁时,炜琳因为发烧而失去听觉。父母和姐姐都是聋人,手语成了她的母语。正是这样的家庭环境,令她从小并没感受到自己与别人有多少差别,直到中四入读普通中学。她的小学在特殊学校启声学校度过,全班只有八个同学,全部为聋人。中一到中三同样读特殊学校──真铎启喑学校,每班十人。中五时因为成绩优异,校长觉得特殊学校课程对她来说过於简单而推荐她入普通学校。“当时我想我能看唇读,特殊学校的成绩也不错,读普通学校应该不成问题。”

    在普通学校,炜琳才开始认识到自己的“特殊”。全班四十个学生,只有她一个聋人。老师不会因为她是融合生而特别照顾,亦不会因为她要靠唇读“听”课而放慢语速。“开始老师讲的内容我一点也不懂,後来才知道有粤语这麽一回事,它和普通汉语的发音不同,唇形也不同。”她为此花了一年时间学会粤语的唇读,但同时还要继续靠“猜”听课,课间小息再找同学补笔记。考试前夜,炜琳就要通宵不眠补齐平时来不及温习的课程。“赶在入考场前喝两杯咖啡,答卷的时候手都发抖了,字也写得七扭八歪。”

    健听同学渐渐疏远

    融合生在普通学校的学习,更多时候要靠身边的同学帮忙。比如课间补笔记、放学後找同学补功课等等,这些都令健听同学认为她很麻烦。教育局特殊教育支援组督学黎锦棠讲过,“全校参与”的模式,即在於学校师生能够了解并支持SEN学生的困难,在全校形成关爱文化。不过,在余炜琳读的学校显然没有落实。无法沟通的障碍也让健听同学渐渐疏远,午餐她常常自己吃盒饭。

    “本来十足自信的我,变成很自卑的女孩。”炜琳在自己的中学作文《我在学的日子》写道。她觉得如此辛苦的努力,并没有换来比特殊学校更多的知识。“如果有同样的特殊学生考虑入读普通学校,我会分享我的经历,并告诉他不是所有特殊学生都适合入读普通学校的,普通学校也未必能帮助他融入正常人的生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