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爱港‘是原则绝不妥协/□谷 风

2013-03-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一国两制”之下,应由爱国爱港者治港,这本是天经地义之事。但连如此基本的道理,香港的反对派也要提出质疑,甚至不惜跑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指责中央政府强调爱国爱港者治港,是“不给香港普选”。这是多麽荒唐的政治表演!一个美国人如果说自己不爱国家也不爱家乡,大概只有疯子才会这麽做。同样,一个既不爱国也不爱港的人,又岂能获得市民支持选特首?反对派质疑“爱国爱港”原则,是否在掩饰自己“既不爱国也不爱港”,以及自身是外国政治代理人的身份?

    联合国帮不了反对派

    反对派四名核心成员刘慧卿、何秀兰、陈家洛、涂谨申早前远赴日内瓦,并会於今日将列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特别会议。按民主党刘慧卿早前所言,此行会要求委员会在稍後发表的人权报告中,“促请北京政府停止破坏一国两制”、并要求委员“促请特区政府尽快落实真普选”,同时转达有本港法律学者建议以占领中环方法争取真普选的建议。她并称,中央政府强调爱国爱港者治港,证明“中央唔会畀真普选,期望联合国报告会列明中央唔应该干预“一国两制”。

    两个问题必须弄清楚。第一,二零一七年落实普选,这是中央公开作出的承诺,但最终能否顺利获得通过,关键在立法会能否达成共识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反对派本身更是责无旁贷,岂能如此蛮横兼无赖将自己责任推得一乾二净?第二,爱国爱港者治港,是原则更是行为准则,是中央政府的期望,更是全港市民的共同期望,绝无妥协的可能。反对派故意混淆基本事实,以似是而非的“人权”、“普选”概念来攻击中央政府,用心极其卑鄙,无非是要误导公众,为自己未来参选骗取支持。但联合国不是英美的私家花园,更不可能向反对派“背书”,其所有政治表演注定会是徒劳无功。

    否定“爱国爱港”原则,实际上是对香港回归历史的否认,更是对香港现实政治地位的否定。

    八十年代初中央决定收回香港之时,邓小平在充分信任香港的中国人可以管理好香港的前提下,考虑到香港被英国统治一百多年的现实,为了保证中国对香港的主权,提出“港人治港”的标准问题∶“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什麽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只要具备这些条件,不管他们相信资本主义,还是相信封建主义,甚至相信奴隶主义,都是爱国者。我们不要求他们都赞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求他们爱祖国,爱香港。”(《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74页《一个国家,两种制度》)

    爱国者治港天经地义

    “港人治港”,是港人中的爱国者治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只有爱国者治港,才能保证国家对香港行使主权。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治权落到外国人或外国的代理人手中,香港社会就会永无宁日,就会危及到中国对香港的主权地位。有些人有意模糊或是抹杀“港人治港”是由爱国者治港这个关键问题,其目的就在於篡夺香港的管治权,使香港成为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与中央分庭抗礼的政治实体。

    香港回归前和回归十六年来事实一再表明,“到底由谁来管治香港”,这一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中英谈判期间,英国提出了以主权换治权主张,即表面上主权归还中国,治权仍由英国行使。这个主张破产後,英国末代港督彭定康又公然破坏中英之间达成的协议,推出单方面的政改方案,在香港搞立法会直选,妄图将其权力交由英国的代理人,实现继续由英国实际操纵香港权力的目的。在邓小平思想指导下,中国政府另起炉灶,成立了临时立法会,保证了香港的顺利回归,也保证了爱国者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主导力量。

    凝聚大共识落实普选

    十六年来,香港斗争焦点仍在於争夺香港的管治权,即由外国的代理人管治香港,还是由爱国者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主体。中国政府始终以邓小平的有关“港人治港”的理论为指导,根据基本法的规定,把握了香港政制发展的方向,通过解释基本法等法律手段,维护以爱国者为主体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管治权威,也维护了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当前香港反对派藉两会其间国家领导人发表讲话,又一次攻击中央政府,否定“爱国爱港”原则,不过是又一场的政治丑剧。其做法尽管荒唐可笑,但实际上又一次证明,他们并非以香港市民利益为依归,反对派作为外国代理人的“忠实”身份十五年来其实丝毫没有改变。香港的政制发展,需要全社会的共识;需要的是互信,而不是互相攻击。站在香港未来福祉的角度上,反对派要有勇气,向支配自己的势力说不。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