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有标准既合理又合法/□庄金锋

2013-03-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积极建言献策。图为港区人大代表在人民大会堂香港厅合影

    

    □其实,爱国爱港的标准并不是什麽新问题。用现在的话来说,爱国爱港就是要拥护“一国两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普选的行政长官之所以必须爱国爱港,这不仅是由国家和香港的根本利益所要求的,而且是由行政长官的法律地位所决定的。

    还有四年多的时间,香港特别行政区将首次普选行政长官。这是香港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一国两制”理论和实践的新发展。对此,整个香港社会乃至国际社会都高度关注。

    3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主席团会议主持人俞正声,出席港澳政协委员联组讨论,向港澳政协委员提出五点希望。其中强调要“确保爱国爱港、爱国爱澳的力量在港澳长期执政”,并认为这“是港澳人民改善生活,经济平稳发展的关键,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一件大事”。与会港澳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以及建制派各政党普遍表示赞同,并理解这里所讲的“爱国爱港”也就是2017年港人参加行政长官普选必备的条件。反对派主要政党则认为这是中央设置普选筛选机制,阻止反对派参与普选行政长官入闸,是“假普选”,并质疑何为“爱国爱港”?针对这些问题,笔者谈三点看法。

    爱国爱港标准非新问题

    其实,爱国爱港的标准并不是什麽新问题。早在1984年6月间,邓小平先生分别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锺士元等谈话时就清楚地说∶“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未来香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分是爱国者,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用现在的话来说,爱国爱港就是要拥护“一国两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香港普选的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爱港,这是香港的整体利益和国家的核心利益所在。俞正声指出,香港2017年普选特首,如果出现和中央对抗的力量、离心离德的力量在香港执政,对香港不好,对国家也不好。因此,在未来香港将展开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谘询和讨论时,如何确保普选的行政长官具备爱国爱港的条件,是社会各界必须认真面对和深入思考的现实重大问题,也是对反对派正在策动所谓“占领中环四部曲”阴谋最实际、有力的还击。

    行政长官要有正确立场

    普选的行政长官之所以必须爱国爱港,这不仅是由国家和香港的根本利益所要求的,而且是由行政长官的法律地位所决定的。香港基本法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大)依据宪法、以“一国两制”方针为指导制定的全国性基本法律(具有合宪性),又是香港特区法律体系的基础与最高法典。基本法第43条和第60条赋予行政长官以双重身份,即特别行政区的首长和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首长。行政长官这种崇高的法律地位意味∶行政长官在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中居於主导地位,同时要求行政长官要坚持正确的政治立场即爱国爱港。

    为了确保选举一个有担当负责任的行政长官,基本法第45条还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选产生的目标。”这个提名委员会具有筛选的功能。这是基本法早就明确规定的,因此,不存在所谓中央重新设置筛选机制、是“假普选”的问题。再者,世界各国或地区选举最高领导人,多数也有符合本国或地区实际情况的提名机制或筛选机制。

    按照《基本法》推进普选

    行政长官之所以必须爱国爱港,也是与其历史使命及职责分不开的。基本法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爱港,但是在许多条文的规定中蕴含爱国爱港的内涵。如同在基本法中找不到“行政主导”四个字,但整部基本法的内容却体现了行政主导的特徵一样。

    例如,基本法第47条规定,行政长官必须廉洁奉公、尽忠职守。这就要求具有双重身份的行政长官,能依照法律规定行使他的职权,既向中央政府负责,又向香港特区负责。又如,基本法第48条规定,行政长官行使∶领导香港特区政府;负责执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适用於香港特区的其他法律;执行中央政府就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发出的指令等十三项职权。再如,基本法第104条规定∶行政长官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显而易见,那些“反中乱港”的反对派的代表人物是不宜(也没有资格)参与普选特首的,因为他们反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反对中央政府,反对23条立法,反对国民教育,还搞什麽“去中国化”运动等等,不能担当起行政长官的应有的历史使命。

    综上所述,诚如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日前所言∶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的条件,除了爱国爱港外,并要获得中央信任以及得到港人拥护。这不是任何人或任何党派所能左右的,而是香港民主发展进程的必然选择,是由国家与香港的根本利益、行政长官的崇高法律地位和神圣的历史使命所要求和决定的。历史的发展将证明这一点。

     作者为上海法学会港澳台法律研究会顾问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