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见多怪/言止善

2013-03-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先讲两件因我少见多怪而生出的事。

    我读到一篇名为《那些年,我们错读的诗经》的文章,文章说,那“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里的那个“逑”不是指“配偶”,而是指“怨偶”;“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里的“伊人”不是指美女,而是指“姜太公式的老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非男女之间的誓言,而是男人之间的约定;“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并非表达思念之情,而是在说∶两人一天不见,关系就已疏远;《魏风.硕鼠》绝非奴隶逃亡诗歌,反而极有可能是晋国攻击魏国的宣传武器。我大吃一惊。为此,去请教一位诗经专家。专家首先告诉我“诗无达诂”,诗人写了诗,读者做各种理解都正常。接向我简述了自汉代以来名家关於《诗经》的论战。“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只经历了十多分钟,我便从迷茫中醒了过来。回过头,再去读那篇文章。原来作者只是在复述他的一位好友的观点,作者坚信好友,是由於他们做诗而志同道合。因之,我产生出联想──这位作者莫非犯了一个和我差不多的错误。

    甲和乙,都是我的中学同学,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他俩都是书法爱好者,当然,我也是,因为见到赏心悦目的字,我也会驻足欣赏。但我们是不同等级的爱好者,打个比方吧,爱足球的人不少,有的可以上场踢球,有的只能做场外的“粉丝”,他俩属前者,我属後者。为了纪念我们半个世纪的友谊,我心中拟了个条幅,请甲写好由我送给乙。甲很快就“交了卷”,他嘱我仔细校对一下。条幅是用草书写的,说实话,一般人不认得。其中有三个字,我这个知道底细的人也没有把握。好在我有高邻可以求助。我忙下楼,到刘老家。刘老搬出《六体千字文》和《书法大字典》。把草体字翻个遍,找不到甲同学纸上书写的模样。是他忙中出了错?我怀疑。倒是刘太太插上一句,指明了方向。她说,到网上去查查吧。我忙折回,打开电脑,进搜索网站,从“草体字转换”里终於查得答案。原来,草体字又分好多种,甲同学所书,是其中的一种。

    这两个少见多怪的故事,都是小事,无关大局。但有些事,若听任少见多怪来作祟,那就得甘当糊涂虫了。几十年前,我的老师在课堂上讲,美国家家户户有枪,你们可以想像西方社会是个什麽样子。许多年之後,我才知道,美国枪支文化的形成,是由他们早期特殊的历史积淀所造就的。十六世纪,当第一批欧洲人来到北美大陆,面对的是野兽出没的广袤荒野,时不时还与印第安人发生冲突,而欧洲列强的战火也屡屡烧到北美地区。当时的社会非常松散,政府还难以提供有效的防卫,惟独可以信赖的就是自身的力量,而枪支在保障人身安全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美国独立战争中,民兵发挥的决定性作用为持枪增加了神圣的意味。正是民兵在莱克星敦打响了第一枪,为独立战争拉开序幕。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最初美国之所以能够获得独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手一支枪。美国内战期间,林肯政府为了确保北方的胜利,大力鼓励武器的生产和武装北方的民众,从而进一步确立了枪支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人们将拥有枪支视为一项不可剥夺的权利。至於我的老师所说的那个“西方”却是一个模糊概念,因为美国和欧洲差别就很大。即使同在欧洲的英国和法国,德国和希腊也难得贴上同一种标签。

    近几年里,我经常到《大公园》行走。园中有些文友长期生活在西方国家。他们为文的目的,就是想和家里人来聊天――如同你的亲人回家吃晚饭时,会把在工作场所或大街上看到的事告诉你。坦白地讲,如今我头脑里关於“西方”的概念,和他们讲的故事很有些关系。

    回过头来,再讲几句“少见多怪”吧。其实,少见多怪几乎是人人都难以避免的,因为每个人都得依据经验来生活,谁敢说自己能永不做“摸象的盲人”?一个人,只要常抱开放的态度,勇於怀疑和批判,其中包括自己的狭隘经验,自然会由一个少见多怪的人变得多见少怪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