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後‘民工 工’日记‘/本报实习记者董谦君

2013-03-13 04:25:04  来源:大公报

    

    图∶年轻民工在广州康乐村“招工一条街”摊位前观看招工信息/本报记者董谦君摄

    

    “我们3个人。”“管你多少个都要,包培训上岗。”广州康乐村“招工一条街”摊位前招工者急切地对上前询问的女工说。“可先去看厂房,免费包车。”担心3个女工要走,招工者赶紧说。旁边,更多年轻民工在围观这“抢工大戏”。

    在旁看热闹的一个“局外人”是来自湖北天门的阿沈,他一脸“无所谓”的淡定吸引了记者眼球。他偶尔在摊位前停下,也是仅看不问,只有别人打听时才围上去。“春节後一直在老家玩,昨日才回来。”今年是这个25岁小伙来穗打工的第4年。

    尽管回来晚,阿沈并不担心 工难。“今年缺工较往年严重,现在正是工厂抢工之时,像刚才抢要那3个女工情况太多了。”他似乎很清楚“行情”,4年的制衣经验让他今年身价见涨。望一排排招工摊位盼人来见工,阿沈笑说∶“急的,该是他们。”

    城市生活更具吸引力

    如今,赚钱并非年轻人到穗打工的唯一目的,城市生活对他们更有吸引力。阿沈坦言,尽管老家就近的武汉等市的工资不比广州差太远,但广州的生活更丰富多彩,“随便在周围就能找到吃的、玩的,还不重样。”

    “在广州做制衣工每月拿四、五千元不算难,听闻比大学毕业生起薪还高;有老乡说在福建做衣服还拿到6000元。”但阿沈谈起春节前的制衣厂环境就大皱眉头,“经常赶单子,每天从9点到23点,赚了钱都没时间花,希望今年有所改变啦。”

    在招工街上,像阿沈这样观望的民工为数不少。尽管较多招工小黑板上都标明“边角工每月4000元”、“车衣工,计件,新手5000元,熟工7000元”,但诸如“加班”、“每月休息一两天”等字眼,让较多年轻人“避而远之”。而各个制衣厂虽然每天都派出专人整天守候摊位,但门可罗雀。有摊位招工老板说,没人干活赶不出货,现在有订单都不敢接,只能“望单兴叹”。

     【本报广州十二日电】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