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王 渝

2013-03-1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阿苍在电话里抱怨他的太太,我随他的语气唱和。谁叫我们是哥们。阿苍心里也明白,知道我在敷衍他。不过他总得出出气,也只有和我说,因为我们是哥们嘛。只有哥们有资格听你骂床头人,并且随声附和。

    我们父母是好朋友,阿苍和我从小玩在一起,这一辈子又一直住在同一个城市里,重庆、南京、上海、台北、纽约。阿苍写小说,我写诗,互为忠实读者。阿苍的小说,评论家重视,读者欢迎。而我的诗一直都是自个寂寞地写。阿苍肯读我的诗,还和我谈论。我们的哥们情谊还能不铁吗?

    他初恋的女友青青,和他分手,却和我友谊持续,许多年後重逢纽约竟发展到亲密无间。他们俩这些年来,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都不曾再见面。青青爱读阿苍的小说,有时也会和我谈谈,但是仅限於此。阿苍却从不和我提及青青,这是我们对他妻子的尊重。

    最近他们终於见面了。老霍从欧洲来,约了几位老友相聚,有阿苍也有青青。阿苍说要带新发表的小说给我看。他的初稿我是第一读者,发表後他也总是先拿给我看。这天他和太太一起来,大家相谈甚欢。他把杂交给我时,悄悄地说∶“你拿给她先看。”“她”是谁,我当然知道。虽然心领神会,还是心里一怔,有点失落。说什麽好呢?我们是哥们嘛。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