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泡沫伺机爆破/□赵令彬

2013-03-1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上文谈到道指新高显示股市泡沫比2007年金融海啸前的更大(本栏3月14日),因此有必要继续探讨一些相关问题,以便更全面掌握新形势。首先要看量宽(QE)的投入,无此不会带来泡沫涨大的产出。

    无疑QE投入巨大∶联储局资产由当年的8900亿美元,通过买债大升至今天的3.1万亿,联邦基金利率则由4.75%下调至0.25%,实际利率已好几年持续为负数,买债亦令30年期国债息率由4.85%下降至3.1%(之前曾低过3%),30年按贷息率亦由6.4%下降至3.5%。超低息及QE还将持续下去,最近联储局会议纪录虽显示成员对长久的QE及低息感到不安,但基於政治现实联储局不会轻易加息或退市,故伯南克急忙出来淡化退市疑云,令股市可创新高。

    还须留意基数效应,事实上2007年时泡沫已颇大。当时经济表面很好,经历了西方资本主义约二十年的所谓高增长低通胀“黄金时期”,不少经济分析员还大吹周期波动已成历史的论点。殊不知这一切都建基在浮沙上,先後有网泡和次按等催生的楼泡,到金融海啸爆泡之时,才知道“黄金时期”只是个根基不稳的虚幻荣景。因此即使2007年的道指峰值便有不少泡沫成分,现时自是泡上加泡越吹越大,到爆泡时自必比海啸的冲击更重,甚至出现永远不能回乡的下调∶如日本股市爆泡後20馀年的今天,指数仍远低於当年峰值。美国会否重踏日本之路尚未可知,但若这一浪上升炒得越高,机会便越大。

    现时泡沫胀大已毋庸置疑,但为求更全面探索对一些技术性因素的影响仍须注意,包括∶

    (一)道指要计入贬值及通胀後之实际值,如前文所述。

    (二)道指本身有设计缺陷,如只有30苹股票,行业代表 性不足,且计算方法不合理。

    (三)道指所反映的企业表现有异於经济整体表现。其中不少是跨国企业,海外业务比重日高,故受美国经济影响减少。

    此外相对2007年时,企业的一些指标已稍有改善,如债负稍降,股价相对毛利及帐面值均稍低等,显示现时更抵买。

    无论如何,以上各项至多只稍为修正道指与美国实体经济的差距,却不致影响差距拉大的结论,股市泡沫涨大乃属不争事实。随指数上升风险日大,基本上只在等待一个触发器(trigger)引致市场恐慌,便可带来爆泡。至於触发器为何选择很多,可以是美国或海外的,是经济财金的或本国政治以至地缘政治的。总之爆泡的必然性将以难以预见的偶然性体现出来,何时因何事发生天机莫测,而也正因此风险特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