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与植物/袁 渊

2013-03-1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诗经》里,写美丽女子离不开植物。那首脍炙人口的《蒹葭》里面有在水一方的伊人,而《泽陂》中的美人,一样令人神往。彼泽之陂,有蒲与荷;彼泽之陂,有蒲与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全诗三章,都用生於池塘水边的植物香蒲与荷花、兰草、莲花起兴,优雅芬芳的植物,波光潋?的池水,端庄美好的女子,像一幅写意画,所见之美全部融入诗情画意里。

    《泽陂》与《蒹葭》稍有不同的是,後者似乎更在意一种神韵,一抹想像,并没有在诗中具体描绘女子的形象,而《泽陂》却落实到了细节∶硕大且卷,硕大且俨!先秦时期的审美观和今日稍有不同,当时妇女以丰满高挑为美。《诗经》中的另一首《硕人》,写的是身材高大的庄姜,赞美时,说其手如柔荑,齿如瓠犀。荑,是初生白茅的嫩芽;瓠犀,是葫芦的籽,用植物的具象来映衬美人的美。

    还有一首《野有蔓草》∶野有蔓草,零露 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野有蔓草,零露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以含露的蔓草喻女子的清扬之美,非常的传神。我想,高明的画家和诗人,大概都能捕获绝华风采的那一刹那,传达神韵的同时,震慑了观者和诵者,在心中低回叹唱。

    《诗经》是国学中的经典,《国风》中几乎每一首诗都有重复,每一次重复,非但没有单调乏味,只会增加诗的美感和韵感。在这之中改换的个别字,能将程度一步一步加深,或者在视角上与相近之物相近之事作切换,有现代散文移步换景的神妙。《 》一诗极为简洁,其中的薄言采之,薄言有之,薄言掇之,薄言捋之,薄言夹之,薄言缬之,一次次的重叠,使人如临其境般观摩古代劳动者收获时喜悦,欢快的场面。阅读《诗经》是无比美好的,总能在文字中经历赏画的欣喜,对此我只能无限感恩古人给予我们的宝贵文化馈赠。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