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中的多少改变

2013-03-15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10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一线工人农民代表谈履职”为主题的记者会/中新社

    

    □今年全国两会的最主要特色当属“多”、“少”、“改”、“变”。逐一梳理可以发现,这四个字像四苹光点昭示中国人政治生活方式的可喜转变。【本报记者李理北京十四日电】

    “我曾经是一名洗脚妹,因为记者朋友把我的事迹报道出去之後,才有了今天这个机会坐在这里和这麽多的朋友在一起,来谈论我的故事。”在10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厦门三度足浴公司职工刘丽用这样的开场白和九十度鞠躬感动全场。

    越来越多基层代表出现在全国两会这个最高“国是殿堂”上。今年人大会议中,来自一线的工人、农民代表401名,占代表总数的13.42%,比上届提高了5.18个百分点,其中农民工代表数量大幅增加,接地气,原生态,与普通民众更加心气相连,这是基层代表留给外界的突出印象。

    中国是农业大国,数亿农民在选举权上获得平等对待意义非凡。“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开会,不认识路”,散会後没来得及赶上大巴车的张群英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这位自言来自农村的全国人大代表於是向大公报记者求助,“你给我带路回驻地吧。”

    张群英和记者边走边聊,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我现在联合很多竹子加工者生产蒸笼,就是广东吃早茶常用的那种。”谈及每日的所见所闻,张群英称,大量优秀的农村年轻人去城市打工,不少地方变成了“空心村”。“如何改善农村创业环境,缓解乡镇年轻劳动力和技术人才流失是我这次关注的议题。”言谈之间,质朴实在。

    除了基层代表多,女性代表人数也有了新的突破。在代表总人数维持2987人不变的情况下,女代表由去年的637人上升至699人。其中,既有83岁的申纪兰,也有刚年满20岁的陈若琳和铁飞燕。

    今年全国两会,给民众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少扰民”。全国人大代表王玉芝告诉大公报记者说,“以前从机场到市区都会清出一条代表车道,今年则取消了这种安排,人大代表的车辆和社会车辆同行。”

    不仅是开道封路少了,以往各个代表团和委员抵京时的鲜花迎接环节也乾脆取消。更有细心的记者发现,往年立在人民大会堂一层中央大厅的媒体营销LED屏幕消失了,林立的媒体直播间也不见踪影。开会间隙,在大厅喝茶闲聊的人少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代表委员更加集中精力听报告。

    藉两会之机“跑部”的现象也少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连任全国人大代表告诉大公报记者说,“以往两会应酬特别多,那时候除了几个基层代表在驻地吃饭外,多数人每天都好几场宴请,主要是跑部委要项目。今年走进餐厅一看,大家都乖乖在那吃饭。”

    全国政协常委杨俊文说,简单是今届两会一大特点,无论整体日程、晚宴安排都较过往简化,代表委员有更多时间,集中精力讨论文件,而且所有文件均上载网站,更为环保。据悉,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全文只有15272个字,与去年相比减少了3113个字。

    “改”可谓今年两会的最大热点。大部制改革万众瞩目,放松垄断、金融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制度红利在会中不断释放。一些人为即将消失的铁道部感到感伤,另一些人则期盼新成立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能够根治食品安全顽疾。

    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改革表述墨甚多。“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户籍制度的改革”和“医疗体制改革”均成为外界解读的重点。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峰说,把卫生和计划生育两个部门合并,是为了充分利用两个体系的资源,解决老百姓看病不方便、医疗机构服务不到位的问题。

    与铁道部等一同走进历史的还有“卫生部”、“人口计生委”和“电监会”,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评价称,此次权力交接之际进行国务院机构改革具有战略意义,主要是解决突出的民生问题和协调市场和政府的关系。

    全国两会遭遇雾霾沙尘暴等恶劣天气,“改环境”成为许多代表委员口头的高频词。“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经济问题,处理不好,将来可以是政治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在陕西代表团小组会上的一番话,让会场鸦雀无声。与陕西同处西北地区的宁夏近年来也饱受空气污染困扰。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毅表示,宁夏生态环境非常脆弱,发展受资源环境制约的矛盾较为突出,“绝不能以牺牲环境、破坏生态为代价发展经济。”

    说到“变”,当属官场文化之变。从中国传统官场“尊卑”观念来说,高官参加团组讨论时,领导总结表态之前每个发言者都心有惴惴,生怕哪句话说不到点子上惹领导生气,让旁人笑话,而打断上级领导讲话更是“大不敬”。

    不过,这种官场旧习气如今正逐渐改变。

    6日,李克强参加湖南代表团审议发言时,全国人大代表肖安江突然打断他的话,大谈对城镇化的感受,工作人员几次想拦都拦不住。李克强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说,“不要干扰他发言,这是法律赋予人民代表的应有权力”。

    在谈及雾霾天气时,习近平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幽默的说,“小时候在北京,那时候其实沙尘也很大,戴口罩骑车去上学。到学校之後,口罩上都是厚厚的黄沙子。到了冬天,加上煤烟气,情况就更糟了,那个时候没有PM2.5,但是有PM250。”一席话惹得全场大笑,领导发言永远“高高在上”的刻板印象顿时云消雾散。

    来自解放军代表团的韩瑜对官场文化改变也深有感触。他在中央军委领导参加的小组讨论中直言,不要“过度消费”先进典型。可是,话一出口,韩瑜就有点後悔。这不是“揭短”吗?没想到,军委领导当场表示“讲得好”,韩瑜的顾虑一扫而光。

    另一个“变”源自於网络社会的进步。在今年两会中,内地各大网络媒体各显其能。来自於搜狐新闻的编辑罗为加告诉大公报记者说,“十年前的换届大年基本上没网络媒体什麽事,这次各大门户网站则卯足了劲想拚个你死我活。”

    确实,网络媒体的加入令两会增色不少。通过微博直播,不仅人民大会堂的庙堂之声能够在第一时间直通百姓,网络访谈、我为代表 捎句话等网络栏目设置也令逾5亿网民真切感觉到“人民代表代表人民,他和她就在我身边”。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