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古乐富挑战性/听罗浮宫音乐家古乐团演出/西南风

2013-03-16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法国罗浮宫音乐家古乐团 /Julien Benhamou摄

    

    本届香港艺术节请来了罗浮宫音乐家古乐团於三月一日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出一场音乐会,指挥是乐团的创办人马克.明柯夫斯基(Marc Minkowski)。乐团创办的目的是要起用古代巴罗克的乐器去复兴巴罗克和古典时代的音响世界,起初乐团的起步是推广、重塑巴罗克的曲目,继而发展到古典时代,甚至十九世纪浪漫时期作品。

    假若从单纯和绝对的历史角度看,巴罗克时代的管弦乐团基本没有一个统一的编制和乐器组合,除了弦乐部分有定规外,其馀木管、铜管的组合,乐器数目都是因应乐曲的需要而变化。还有最根本一点,巴罗克时代的管弦乐,除了一些典礼性、庆典性的音乐,最普遍会独立运用管弦乐团的乐种有大协奏曲、独奏协奏曲,至於管弦乐团为歌剧、神剧、清唱剧等作伴奏、前奏及间奏更是其恒常的工作。由此观之,是晚以古乐团之名奏巴罗克、早期古典时代的管弦乐可能不尽是原来历史的真面目。

    编制配合现代音响效果

    罗浮宫音乐家古乐团用上了四支双簧管、四支巴松管,及二十六位弦乐乐手。从这方面已看到是一个颇大的编制,是一个适合今天大多数音乐厅音响效果和发挥的阵容,从古代的管弦乐团的音响角度看,乐团现在只有乐器的音色是贴近古代。

    乐团用了自然的法国号、小号(不是现代的活塞装置的乐器),木管当然是古代的格式,长笛是木制的,提琴的弦线和弓也是巴罗克的旧式,综合以上各点,是晚的演出音色该会是最能体现古代的音响世界,其馀尤其在力度、气势方面的发挥,相信已是配合了现代人的聆听习惯,在一个千多二千人的音乐厅中,无论位置远近皆可清晰听到奏出的乐音。

    《唐璜》尽显葛路克才情

    谈到音乐会的节目,第一首是葛路克的芭蕾舞音乐《唐璜》,是晚的演奏没有全奏所有段落,第一段是前奏段,奏来十分爽朗,轻快典雅像宫廷般的高贵,自然小号加上古代木管乐器的音色很调和,之後的小夜曲,轻盈的弦乐引子过後是优美的双簧管独奏旋律,奏来十分写意。乐曲其馀的选段,在捕捉情绪气氛的变化上都有出色的表现,可以说发挥了作曲家葛路克如流水行云般的乐思与戏剧效果。当中以终章乐段最为精彩,不协和和弦加上如遁走般的弦乐,此段描写正在逃命的唐璜被群魔制服,最後被地狱之火吞噬,实在做到绘形绘声之果效。葛路克作为古典时代歌剧改革者及先锋,其才情在这芭蕾舞音乐也尽为显露。

    改编拉摩乐曲不及原曲

    下半场是经由指挥马克.明柯夫斯基改编的乐曲,名为拉摩(Rameau)《虚构的交响曲》,乐曲取材,改编自拉摩的音乐,包括歌剧、芭蕾舞剧、协奏曲等,是明柯夫斯基为推广发扬拉摩的音乐而改编的。以一首改编自多首乐曲之音乐来说是不错的尝试,但与原来作品之魅力仍有很大距离,以《母鸡》为例,原曲是古键琴的作品,母鸡啄 的神态活灵活现,富想像力的和声和古键琴独有的发声法完全配合而且不落俗套,现在改编後的管弦乐笨重了些,亦没有通透感,魅力大打折扣;全曲最後的段落是改编自歌剧《印第安人》之回旋曲和夏康舞曲等,这和原曲的细致、典雅、华丽、璀璨的旋律、和声、对位及音色都不能相提并论,现只可作“参考”而已,这是音乐会美中不足之处,也凸显了复兴古乐的使命是何等富挑战及艰巨。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