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常午饭/叶 歌

2013-03-1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回国以後,午餐吃得很饱。我家午饭并非山珍海味,而是简单、家常,类型多样而健康。

    最近常吃的午饭是∶菜面,菜饭,菜饼,炒年糕,红薯等。菜饭用青菜加香肠烹制,炒年糕是猪肉、胡萝卜、鸡蛋、白菜、菠菜、冬笋切丝和宁波年糕同炒。菜饼用面粉加水调成糊,加鸡蛋、切碎的菜拌匀,用调羹舀出,下油锅,小火慢煎成圆形。菜饼不加肉,用的也不是春天的头刀菜,但出锅滚烫,皮薄晶莹,透出绿意,喷香松脆,吃口很好。连我这个对大蒜等“五荤三厌”不感冒的人,也觉得它很有几分“夜雨剪春,新炊间黄粱”的清新风味。

    菜面是普通的水面(挂面)加入经霜後的小青菜同煮,汤汤水水,吃“落胃”。红薯洗净切块,用厨用纸包上,在微波炉中转上几分钟就得。这些都是秋冬的收获,天生隽味,彷佛传递自然的某种信息。我习惯早起,清晨五时半就吃早饭,到十二点吃中饭时饥肠辘辘,应了美国人说的“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加上家常午饭“锅气”充沛,现做现吃,别有风味,所以我每次都容易吃得过量。

    母亲表达爱的方式是做饭,不但要做好,而且一定让我多吃。回家不到两个月,我就有腰圆肚鼓、“衣带渐紧”之虞。母亲认为这是她的“功劳”,我却觉得自己面对美食的诱惑,还得有所节制,不可每次吃都得肚膨气胀。少吃多滋味嘛。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