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乡帝里何处是/汤 敏

2013-03-1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好溪连绵曲折,婉转如带,沿途点缀无尽美景,宛如一条诗画长廊。至丽水缟云县境内,溪称练溪。清风拂波,湛湛涵碧,潆绕青峰簇簇,即“天遣林泉”、道教洞天福地之二十九洞天的仙都峰。

    仙都峰古名缟云峰。唐天宝七年,缟云刺史苗奉倩上奏唐玄宗,六月八日那天,朵朵七彩祥云轻覆围绕在缟云山独峰之顶。云中仙乐嘹亮,鸾鹤蹁跹。继而听到山呼“万岁”之声九次,群山应和,绵绵不绝,从申时直至亥时,声音才停息。此时的唐明皇在开创了开元盛世之後,正沉醉於盛世荣辉与美人温存中,闻此祥瑞之事,自然龙颜大悦,大赞“此乃仙人荟萃之都也”,於是敕令缟云峰改名仙都峰。他甚至要摆驾亲往仙都,被苗奉倩以道路遥远崎岖为由劝阻。

    不管苗奉倩是否为迎合唐玄宗喜好歌功颂德,梦想羽化登仙的心意,而创造发明了这个仙人来朝的祥瑞故事,仙都确实自古就是一方仙气氤氲的灵地。

    “仙都佳绝处,必定在鼎湖。”仙都至奇伟至壮观的景观为鼎湖峰。鼎湖峰傍溪而立,高一百七十点八米,如春笋,如天柱,拔地而起,耸入苍穹。临水照影,绰约多姿;映衬星汉,大气磅;茕茕独立,秀出群山,尽得刚柔兼济之妙。“风吹山似来,云动山如往”,因晨昏阴晴变幻无穷。峰顶七百一十平方米,平坦轩敞,苍松翠柏间蓄一泓深水,四时不竭,名曰鼎湖。传说唐虞之世,中华民族的祖先轩辕黄帝在仙都采药炼丹。丹练成後,鹤舞燕集,黄帝驾赤龙升天而去。山巅为丹鼎压陷,聚水成湖。白居易有诗云∶“黄帝旌旗去不回,片云孤石独崔嵬。有时风激鼎湖浪,散作晴天雨点来”,所歌咏的正是这段传说。

    鼎湖峰上盛产龙需草,又名缟云草。丛生,茎圆且细长,长及一米以上,可入药,织席,李时珍《本草纲目》有载。据说,黄帝骑龙飞天时,群臣、後宫争相攀附,龙需不堪重负,拔落坠地,化而成草,即龙需草。但是黄帝的长子、女儿,以及几位大臣不愿攀龙附凤,鸡犬升天,以後就在此世世代代居住,成为和光同尘的缟云山中子民。

    鼎湖峰的後山是仙都主山之一──步虚山。步虚,原是道教名词,指斋醮中道士在醮坛上边赞诵边步行的仪式动作。东晋时这里有缟云堂,为祭祀黄帝和道教活动场所,两晋南北朝时期许多著名道士,如陆修静、孙游岳、陶弘景等在此辟 修炼。北宋铁面御史衢州赵忭有诗云∶“妙峰高处即仙居,多为朝真作步虚。却是清风明月夜,一声倾听属樵夫。”写出了道家清寂无为的境界。

    来往这样一群洒脱出尘、飘飘欲仙的高士道人,仙都确实山山水水之间都飘荡世外的放旷之气,荟萃仙家的灵逸色彩。

    道家留下芳踪,儒家也不甘人後。宋淳熙壬寅(一一八二),朱熹巡历到缟云县,在仙都山水间乐而忘归。并作七绝一首∶“出岫孤云意自闲,不妨王事任连环。解鞍盘?忘归去,碧涧修筠似故山。”当时朱熹连续弹劾台州太守唐仲友,二者既政见不合,又有学术门户之见。但是朝廷对此没有表态,朱熹只好一边等候朝旨,一边游山玩水。所以诗中才有“王事连环”之语,同时用“忘归”、“闲云”来表明自己宠辱不惊、忘怀得失的心迹。朱熹虽然逗留时间不长,却引来了一批慕名而至的缟云学子,纷纷来执弟子之礼。朱熹离开後,他的学生建读书堂於仙都岩。宝庆三年(一二二八),在鼎湖峰对面的伏虎岩下创建礼殿,作为讲贯之所,以示纪念。咸淳丁卯(一二六七),缟云进士、户部尚书潜说友拨款扩建,名独峰书院。可见朱熹在缟云留下的不仅仅是骚客风雅,更有物化遗迹,和开一地学术风气的功绩。

    南宋状元郎王十朋的到来,又是另一重心境。王十朋力主抗金,无奈孝宗皇帝在内外压力之下,转向与金人和议。失意的王十朋辞官还乡,途经缟云县境,走访仙都林泉,留下“皇都归客入仙都,厌看西湖看鼎湖”之句,皇都、西湖与仙都、鼎湖对举,表达了他对时局的不满和失望。不过,当他徜徉在步虚山上,松林寂寂、竹林潇潇,他抑郁的心情似乎渐渐平服,而写出了“老僧长揖归方丈,只有钟声伴夕阳”这样隽永清新的诗句。

    後来,追逐仙履帝迹、神山秀水而来的还有沈括、徐霞客、汤显祖、袁枚、朱彝尊等名人。上世纪,抗日战争爆发後,杭州沦陷,丽水成了大後方,一大批的文人墨客也相继到来。一九三八年,著名画家潘天寿护送家人避居缟云,以後多次到仙都游览写生,并赋诗记叙自己与仙都的这段因缘,其中有句云∶“五云留我暂栖迟,始识云间峰壑奇。”

    文人墨客在游历之馀,多喜欢留下墨迹,并刊石为念。仙都峰因为名人游踪频密,历千馀载之後,遗存了大量摩崖石刻,计唐代三处,两宋五十五处,明代三十三处,清代七处,民国十七处。其中“铁城”摩崖,字径三百二十公分,镌刻在险峻的芙蓉峡上,气势迫人,为明缟云知县、书法家郝敬所书。“铁城”二字是为表彰李键的高尚气节。李键,号铁城,明嘉靖进士。学问渊博、志洁行芳。因为不愿与魏忠贤同流合污,隐居仙都,执意不仕,意志坚如铁城。

    昔人已乘赤龙去,仙都仙迹空茫茫。“唯有银河秋夜月,鼎湖烟浪到人间。”但山水之间依然长久地流传始祖的故事、仙人的传说。更何况,轩辕黄帝的子孙们,无论是世代渔樵耕读於斯山斯水中,还是往来酬唱、执经弦歌,都怀一份真实的、沉甸甸的人间情怀。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