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的疑惑/□黄坤尧

2013-03-1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过去对内蒙古并没有太多的认识,除了课本上提到的王昭君、成吉思汗这两位名人之外,其他所知不多。元朝历史总是在有意无意之间囫囵带过,读得不多,记得的更少。好像朱元璋赶走了元顺帝之後,恢复中原,而蒙古族一夜之间就从中国的正史中隐遁了。後来再认识蒙古,就已经是孙中山民国肇建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的时候,不再“驱除鞑虏”了。文学上除了《敕勒歌》“风吹草低见牛羊”展现草原风光,令人向往之外,其他就只有元曲《窦娥冤》中贪赃枉法的负面形象了。又成吉思汗的蒙古族原是草原上一个语言文化生活习俗相对统一的民族,可是近代史上又分裂为外蒙、内蒙两部分,所谓蒙古族,有时专指全体说的,有时又限指融入於中华民族的内蒙个体来说了。今年有幸来到呼和浩特,可以体验草原生活,拓宽视野,参观访问,大开眼界,自然是深感雀跃了。

    我们住在呼和浩特的内蒙古饭店,先後参观过内蒙古博物院、昭君墓、大昭寺三个名胜。内蒙古博物院分为十二个展厅,各有不同的主题,其中第一展厅的远古世界展现恐龙、恐龙蛋、大象等的化石,以前去过的湖北十堰博物院也有很多恐龙化石,南北连成一气,可见中国广大的地区早年原来都是由恐龙主宰操控的世界。它们消失後,草原上还有很多种类的猛兽,然後才轮到人类的崛起,如果挥霍无度,破坏自然生态,耗尽地球的资源,说不定人类也会步恐龙的後尘,自招灭绝之祸。说来有些悲观,但殷鉴不远,最好及早反省人类奢侈的消费模式,留有馀地。

    在内蒙古,我们接触得最多的就是歌舞连场。除了民族乐团、交响乐团演奏之外,还有在内蒙古文化大厦五楼剧场观看民族歌舞、葛根塔拉草原宴会厅的互动晚会,以至布拉格浩特的鄂尔多斯婚礼演出,其中马头琴演奏、长调牧歌、呼麦泛音演唱等都是蒙古族特有的强项,令人耳目一新。互动晚会中还加插了很多嘉宾的表演项目,相互切磋研究,自然也达到交流的目的了,夜夜笙歌,歌舞翩翩,注入欢乐气氛,让人流连忘返。

    在葛根塔拉草原,四望都是无尽的绿野,隐没於远山遥影之中,倚一弯流水,天高云淡,烈日当空,有时蒸发出一些朦胧氤氲的光影,有点浮起来的样子。草原上轻风吹送,盛夏中也没有很热的感觉,徜徉在一片柔绿柔蓝柔光之中,十分适意。葛根塔拉草原大概是一个典型的观光热点,除了主体的酒店餐厅之外,周围划分为几个大区,设立了几个大规模的蒙古包群,提供工作人员支援服务的住所。此外卫生设施、通讯设施都很好,接收站高耸入云,在坦荡的草原上更显得特别的挺立标举,高不可攀了。我们先在蒙古包里休息,品尝奶茶小食。下午参观那达慕大会观看摔跤、射箭、马术及赛马等竞技比赛,赛後还有颁奖典礼。然後就是祭敖包的仪式,参观牧民的蒙古包住房,再漫步回到餐厅晚宴及举行互动晚会。草原的行程就浓缩在一个白天里面,要看的几乎全都看了。不过,有点遗憾的,原来这个草原已是被规划好的观光区,好像没有牧人,更见不到任何的牛羊。在整个行程之中,草原文化之旅唯一能看到的草原就在这里,而我们更没有看过一苹羊,有时能看到的,原来已是全羊宴中被烤熟了的牺牲,不是活羊。

    在内蒙古的七天行程中,我们所能接触的内蒙古文化并不多。例如酒店大堂的布置及房间的壁画有点蒙古族的装饰韵味,导游小姐穿上了彩色鲜艳的蒙古袍,加上了全羊宴,以及连日来蒙古族的歌舞表演等,其他的根本与汉族无异,甚至连导游小姐还是真正的汉人。呼和浩特街头上的建筑物一般都有汉、蒙双名,但这几天能听到的蒙古语不多,多数是在歌舞表演时由司仪说的,此外就是一些蒙古语的歌曲,不过现在改唱汉语的也不少。看来蒙古族的汉化也是一条不归路,汉语太方便了,相对来说也就扼杀了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生存空间,就像满语的行将消亡一样,清朝覆亡之後几乎不留痕?,大家都用惯汉语了。怎样落实保护少数民族的语文,看来更是迫在眉睫的大问题了。

    这几天在饭店门外常常看到“雅士.东岸传奇人生始於圈层”的广告,用来推销房地产,後来在 中心及候机室都看到,一直看不明白“圈层”的意思,可能跟普通话“圈钱”、“圈地”的用法相近,而有占领或买断的意思。汉语“圈”字有三音,意义各有不同。一音qu?n,例如“圈定”、“圈子”、“圈套”、“圆圈”等。二音ju?n,意为关起来、围起来。三音juan,指豢养牲畜的棚和栏,例如“圈肥”、“圈养”等。据说“圈层”之“圈”读ju?n或juan,不单是一般购买的意思,原来还要重住房环境周围的设施配套,缔造富有人家聚居的生活平台,提高生活品味。此外,我又在陈鹤龄(阿勒得尔图)《纵酒踏歌》诗歌卷的《後记》中读到“但却十多年没有鼓捣小说了”、“其他一切书籍几乎都被当做‘四旧’归拢在大队书记家的一间仓库里”的语句,其中“鼓捣”、“归拢”都是比较罕见的词语,看来跟“圈层”一样,都带有浓厚的内蒙风情,更是非一般的汉语了。

    在昭君博物院观看《昭君情缘》的演出,分为迎亲、佳话、同庆三幕,载歌载舞,歌颂和亲结缘,避免兵戎相见,追求和平,休养生息,缔造民族融合的佳话。整个舞剧充满欢乐的调子,跟粤剧红线女唱《昭君出塞》悲怨哭啼的惨况完全不同,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民族问题,同一事件往往都有不同的观点,文化的解读也只能各自演绎了。

    这几天来到了呼和浩特及鄂尔多斯,普通话一语风行,跟普通的城 无异,跟全球化的趋势也都一致,大家都希望改善环境,累积财富,加大文化建设,从而突出城 的个性。其实我们走马看花,能看到的都只是城 的表面风光,旅游景点。如果深入牧区之中,语言不同了,生活的方式各异,连带习俗和思想都有所变化,自然会有另一番的面目,可能这才是最原始真实的内蒙古。但城 的列车却是回不了头的,只能朝未来的原野奔驰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