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所见所闻和一些思考

2013-03-18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二零零五年笔者以专才身份来港协助仁济医院开办中医门诊暨教研中心为期一年。当时目睹香港社会的稳定,社会的秩序和重视知识与能力的社会氛围,深深为之吸引,更於二零零八年申请优才计划获批来港,任职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以多年从事教育和中医临床、科研与教学等的经验与体会,为香港中医教育和临床服务。

     这几天来围绕李惠利地皮所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引起议论纷纷,政府与浸会大学在争取这块地皮上各执己见,笔者发现政府方面有关的声明似乎与我所了解到的情况不是太一致,因此想把这段时间里所见所闻回忆记录下来提供大家参考,或许各方可从中获得一些启示,从而妥善地处理好李惠利地皮争拗。

     两年前的建院计划

     第一次听到李惠利地的事大约是两年前,学院领导在多个部门的会议上提及浸会大学中医学院在争取李惠利地皮作为中医院,并向政府提出了申请,大家听了以後兴高采烈。但过了一些时候又听说不行了,政府不支持给李惠利地皮,建中医教学医院要另觅新地。

     从这些资料分析,大学向政府提出利用李惠利地皮的时间绝对不是仅仅在今年的二月份,应该推前至少两年的时间。

     笔者认为,即使浸大现在提出来要利用李惠利地皮建教学医院,提出的时间也不应该是一个问题,关键是提出的建议是否合理;如果不合理再早提出也没有用,政府有关部门不能赌气地以此作为否决的依据,况且目前仍是土地转变用途的谘询期。

     今年一月份最後一个星期五的上午一位患者就诊时,主动谈及有关浸会大学师生前一晚在立法会前静坐示威及当日示威行动的消息,并表达了她个人的看法──她熟悉李惠利地皮与浸会大学紧密相连的地理位置,认为硬生生地建一座住宅,实在很不“似样”──怎麽走到不择手段卖地要钱这一步?──而香港政府并不缺钱!钱要取之有道,不能与民争利。这位患者表示非常支持浸会大学争取李惠利地皮用於建立中医教学医院。此後,有多位患者朋友亦表达了同样的意见。

     香港患者需要中医院!

     我来港前就职於广东省中医院,相信这所医院对许多香港朋友并不陌生,尤其因为二零零三年香港爆发沙士期间,该院派出了两位中医药专家来港协助香港医院管理局用中药抗疫。我在这所医院肾内科服务的十六年时间,非常清晰地记得仅仅由我经手治疗过的来自香港的患者朋友不下百位,连同其他同事与其他科室的同事收治的香港患者为数更多!他们不约而同地为了寻求中医治疗而来穗住院。因此我在来港之前就有很深刻的体会──香港患者需要中医院!

     直至我来港後,还有一些患者想通过我介绍如何到穗住院事宜,但碍於部门指引限制,我未能做任何推介而深感遗憾。作为中医临床大夫,我感到香港的确需要按自身的规律发展中医,这是基本法赋予香港的权利,也是香港政府的职责所在。在中医逐渐被香港广大市民认知的今天,有作为的政府,应该及时顺应民心和民生所需及时支持建立中医院,甚至非常有必要建立一所公立中医院以更好地造福市民。

     跨境实习不利港生

     笔者在广州工作期间,还直接参与临床带教工作,每年都接待来自香港浸会大学的学生,发现来自香港的学生常常难以进入较好的实习状态,学习的东西也有限,後来发现其中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文化不同,其二是两地未来职业模式不同。

     最简单的例子是内地电脑输入系统所用的大多都是拼音输入法,而香港学生习惯的仓颉输入法,因此香港学生在医院内连电脑都没法用。内地教学模式多数是中西医并重,学生毕业後见工、参加医师执业考试以及未来的执业也都是以中西医并重的模式进行,而香港中医学生未来都是只能以纯中医作治疗,因此,香港学生在内地实习,浪费了很多时间,学习一些也许在香港一辈子也用不上的东西。

     另一方面,香港学生习惯於英语而内地都以中文为主,因此带教老师用中文解说的很多名词香港学生又不是很理解。而在生活习惯、人生观、价值观等方面有更多的差异,加上往还与穗港之间的舟车劳顿,使得到内地实习的香港中医学生确实颇为困苦而又收效减低。真的,我甚为期盼香港能早日有一所属於香港自己的中医院,能让香港中医学生能够与香港西医学生一样在自己的土地上有一块属於自己的地方,我衷心为我们的学生──香港中医未来的栋梁祝福!

     中医泰斗支持建院

     春节前後我分别拜见了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中医界泰斗、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及我的导师、德高望重的国医大师张琪教授。见面时都谈到了香港浸会大学想办中医院的事情,他们无不为此高兴,认为在这香港能保留原汁原味的纯中医治疗,这是香港中医的特色与优势。香港中医如何发展,如何更好地为患者提供多元化的中医服务,香港中医院的早日建立至关重要!

     我认为∶香港中医教学医院可以在沟通内地与国际 方面担当一个桥梁作用,而香港的英语环境的语言优势,又可促进香港中医教学医院真正成为国际中医教育中心。现在正是讨论建立香港中医教学医院的时候,事实上现在已经在讨论的关键眼上,如要搁置下来或拖慢了步伐再重新展开可能是遥遥无期的讨论,这似乎无异於将一位心肌梗死需要急救并已经送到了医院门口的患者,但却要等候讨论根据什麽指引把患者送到什麽地方──白白贻误了黄金时间。

     有悖香港核心价值

     今天上午又有一位患者朋友主动谈到政府有关李惠利地皮的新闻。这位患者认为目前正是李惠利地皮改变用途的公众谘询期,政府在此时将李惠利地皮勾入今年的卖地名单有悖香港的核心价值──这块地能不能改变用途都没有确定,政府就为改用途後如何应用做文章了,那麽谘询不是白谘询吗?

     他认为∶政府在这时候应该多倾听市民、业界等多方意见。而目前在这个时期,采取高压态势,早一个声明,晚一个新闻稿以堵塞言路恐非合适。

     香港政府做事很多时都经过反覆论证,很多项目都深思熟虑,反覆谘询不同意见,这样错的机会就小了,这也许就是香港精神的一部分。可是,在李惠利地皮的事情上,这块地也不知无声无息地沉睡了多少年政府不理不睬,一旦卖地要钱时地却快得令人难以想像。李惠利地皮原来就是教育用地,当政府要把它改变为以牟利为目的的其他用途时,竟然事先也不问一声就在左近急需用地的高等教育机构需不需要,反说大学没有申请、不按程序,颇有颠倒黑白之嫌。

     史无前例的探索

     我想,发展香港中医、谋求成立香港中医教学医院,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探索之路,在香港史无前例,这种敢为天下先的探索精神值得称赞,也应该允许在探索过程不断修正观点,最终找到正确之路。正是因为浸会大学在不断探索、不断尝试之中发现李惠利地皮是最适合建立中医教学医院的地方。

     李惠利地皮用於做住宅的话是一非常小的地方;如果用於浸会大学做教学医院之用,确实一块巨大无比的宝地。

     少一块李惠利地对於香港地产发展之整体可谓毫发无损,而多一块李惠利地於浸会大学,却是一件利港、利民、利教育、利中医的功在当今、利在千秋的伟业,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高等院校是城市的形象,也是一座城市的一张名片,世界各个发达国家无不十分重视大学的发展,对大学无不呵护有加,不论在投入资源、政策支持等方面十分慷慨,於是世界上才有牛津、剑桥、哈佛等引领世界发展的知名大学。

     高等教育是香港的优势所在,因为教育优势,便能吸引世界上一流的人才来到香港,浸会大学谋求教育发展尽早建立中医教学医院,政府应该在多方面予以支持!退一步讲这块地目前即使不便拨予浸大做中医教学医院,也应考虑预留给浸大日後发展之用。应该以可持续发展的眼光看浸大。如果现时将土地改变了用途,即剥夺浸大的发展空间,总不能逼浸大未来靠僭建来发展教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不论在什麽时候都应该被强调,教育资源是香港的优势资源,今天放弃自身的优势,犹如自毁长城,未来再回首,後悔将是太迟,那只会是永恒的伤痛!

     俗话说∶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政府在致力於改善民生,为社群谋求福祉等方面所做的努力无可厚非。我来港五年多了,也融入了这个社会,我深爱香港这块美丽的土地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香港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我也与我的香港朋友一样同悲同喜。在李惠利地皮这个事件中,笔者感到有责任把这一段时间耳闻目睹的发生在身边有关李惠利地皮的一些事情,作出整理和思考,在此呈给政府以供参考。作为一名普通的教师和中医,结合个人两地的中医教育与临床等方面的经验体会认为∶香港市民需要中医院,香港中医学子需要中医院,香港浸会大学具有得天独厚的发展中医的条件,政府应该支持浸会大学为建立中医教学医院!

     谢谢!

     □徐大基博士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院学院临床部

     写於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